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12]

12‧

已經晉升到極高權位的少女對於這樣大量吸收人類靈魂、賜給苦難人們和平安樂的模式開始感到厭煩了。

究竟和平對人來說是什麼?對惡魔來說是什麼?對自己來說又是什麼?

為什麼想要和平?

越是去深究就越是想不透這個名詞真正的存在。少女陷入了瓶頸。

她跟以往一樣乾脆的放棄去思考的選項,繼續將這些工作丟給底下的眾魔們去執行,而自己開始試著去經營一個有價值簽約的靈魂。

每個人盼望都不一樣,有的人是世界性的、有的人是區域性的,有的人是個人性的。既然每個人心中的和平都不同,那讓所有人都獲得和平跟讓一個人獲得和平不都是一樣的事嗎?

少女忽然頓悟了。

讓所有人都獲得和平是『她自己』希望的,已經成為惡魔的她已經不需要這個願望了。既然如此那就讓一個有價值的靈魂獲得『他所想要的』和平,這樣才是兩全其美的方式。

世上人類無數多,值得經營的肯定也不在少數。雖然不至於是隨手可得,但起碼不是那種幾百萬裡面才有一個那樣的稀少,就算是千分之一也是很高的機率了。只是經營需要花時間,就跟陳年的好酒一樣,越是高檔的靈魂就越需要花心力去培養。很快的少女就找到了目標──一個看似平凡的姑娘。

這個可憐的姑娘家裡原本是經營小本生意的工廠,卻被人惡意倒債,工廠被查封、父親失意之下選擇自我了斷、母親受到打擊患病臥床不起;家裡餘下的弟妹在父母最後的努力下被送到其他人家扶養,只有她因為長相清秀憐人而被賣到了妓戶償還那筆巨額的債款,在悲傷與憤恨中每日以淚洗面過活。

「妳想復仇嗎?對那些害死你父親、讓妳的家庭分離破碎的人們,想對他們報復嗎?」

現在的惡魔都是主動去接近人類──因為懂得用魔法陣召喚的人世上根本沒幾個──。

「真的嗎?…妳可以幫助我嗎?…」女孩已經陷入了絕望,雖然被賣到妓戶約一週但她還是死守著貞潔。但是這個防線已她的能力來說也已經撐不了多久,很快的就會被用暴力強迫接客了吧。她知道自己的選擇時間已經不多,再延遲下去絕對脫不了身,因此她選擇了接受了少女的條件──為她完成一切的復仇,並讓家庭盡可能的恢復到完整,這樣她就甘願把靈魂交出去──只要是為了她深愛的這個家。「請妳幫助我,這是我一生的願望。」女孩雙眼噙著淚說。

「請跟我簽下契約吧,自今日起我便聽妳使喚,同時也保護妳不受威脅。」少女誠懇的說著,同時在雙手中結下血之誓約。

 

少女開始了養成之路。

但當然還是讓女孩留在妓戶,計畫要慢慢來。一口氣就把妓戶給燒了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也沒有達成培養的目標。少女的對策是見招拆招,讓女孩照常的在妓戶中生活,但任何會傷害到契約主的事情少女都會從中作梗,化險為夷。

「不能再這樣抵抗下去了,從今天開始妳要聽話,照著他們說的去接客,後面的事我來想辦法。」少女慫恿契主嘗試冒險──這當然也是她解決問題的方法。一直做防守方不是她的風格,主動出擊才能突破這樣膠著的現況。

女孩在仲介人的引導下被帶到了酒店指定的房間,裏頭的客人早已蓄勢待發等著享用店內傳說中的貞潔處女。

「那個、我、我是第一次、請你、請你先付清交易的費用!…」女孩對於這樣的事從未接觸過,要她照本宣科的念出指定的對白也讓她緊張得頻頻口吃。

──不過這才像個沒碰過男人的處女應有表現──

「當然當然!對於妳這樣的極品我可以再多給你一倍的錢!我知道妳的錢都會被公司給抽走很多對吧?看在妳是處女的份上我就偷偷給你那多的錢,妳可要好好的收著別讓公司發現了呀。」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將錢分成交回給店裡跟獨立給女孩的。

「謝、謝謝你…我會盡我所能…滿足你的…」女孩青澀的臉上露著羞色。「我先去洗個澡…請再等我一下…」說完就照著少女的指導一邊脫下衣服一邊步入浴室,這個誘人的舉動更是撩起了男人的慾火,讓他興奮難耐。

就在步出浴室後,只圍著浴巾的女孩吊胃口似的慢慢爬上了床鋪…
 

其實在進入浴室後女孩就帶著錢跟少女一起逃離現場了。走出浴室的那個『女孩』其實只是少女利用低級魔物塑造幻影做出來的假人,恩客大概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跟一個難以名狀的噁心魔物交合,腦中只沉浸在虛幻的淫夢中。反正他醒來後一切都會消失不見,女孩拿到了錢、客人得到了滿足,兩邊都各得所需完全不是什麼壞事。

在多次重複這樣的應對後,女孩變得更熟稔了。對於誘惑跟挑逗的事也讓少女完全的指導到堪稱模範。

原本清純無知的女孩漸漸地被養成了無所不用其極的惡女…

利用嬌聲的誘惑讓男人們掏出比約定更多的金錢,女孩因此私存的財產越變越多。少女也從旁協助讓錢越滾越大。

「什麼時候可以對那些人復仇呢?」女孩的語氣已經失去了半年前被賣到妓戶的那種可憐模樣,變得江湖又老練。

「這個嘛…很快了。享受成功果實的日子近了,請妳再稍後些時日。」

 

復仇的日子到來了。

少女照著女孩的要求殺了妓戶裡所有的人──無論裡面的妓女是不是被迫賣身還是自甘墮落,女孩一個都不想救──她僅存的同情除了給予家人以外已經一點也不剩了。連同裡頭的負責人、老鴇、車手等一干相關人士不是不明原因死亡就是在最後跟妓戶一起化為炎中灰燼。

再來是那些害工廠倒閉的債主。少女選擇讓女孩自己動手:操縱那些人讓他們雙手奉上當初倒債強奪走的錢財,然後一個一個跪在女孩面前。

「請吧,我的主人,隨妳高興動手。」少女遞上了利刃,在一旁觀看著即將上演的血宴。

女孩轉瞬間露出了不屬於她的獰笑,高舉手上的刀子對著頭、眼、頸、心臟等要害狂刺猛砍。被不知名力量束縛的債主們看著從前方開始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噴著血倒下,再來就是如同血浴過後的女孩拿著刀子慢慢逼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