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14]

14‧

回到天界後的列魯得跑去跟幹部爭論了一番。

大致的內容就是既然天界不給予苦難的人援助,卻又坐視人們墮魔,如此殲惡的意義為何之類的事情。

「你真的很正直耶,列魯得。說你是原本是魔界的人我還不相信。」一名戴著圓框眼鏡的天使慵懶的拖著腮說。他是隸屬天衛部隊但為情資部門的天使,所以戰鬥什麼的跟他沒有關係,但是一些定律他還是很清楚的。

「但是這樣的事情我不能接受。」

「好了好了不管你接不接受,先坐下來聽我講完。」眼鏡天使招招手喚列魯得找個位子坐下。「你覺得為什麼會有天衛部隊?」

「不就是殲滅世上的罪惡嗎?」

「很好,這是最不經腦的答案了。」推了一下眼鏡。「天衛部隊成立真正的目的不是剷除世上『所有的』罪惡,我們真正的任務是維持世界平衡。」

「平衡?但主不是要讓他的子民完善嗎?有惡就必須毀滅這也是定理呀。」

「不是那樣的,重點是平衡呀平衡。你覺得地上都充滿了善人大家都會進天堂對嗎?要上天堂的是天主選定的,不是人人都有獎,那是你想得太簡單了。當世界上的人通通懷著相同的心,裡頭就會有特異的人類誕生:想掌權的、想得名利的。所謂物極必反你懂吧?地上都佈滿了善人,就會有人自動的出來做惡誘惡;相反的世上惡人多了也自然會有人心生善念勸人向好。打個比方的比例大概世界上…惡人有五分之一、善人有五分之一、剩下五分之三的就是一生沒想過幹什麼大善大惡,中庸的普通人。天衛部隊的成立就只是為了防止惡人超越這五分之一的數量而已。」

「但是魔界這麼積極的在吸收人才…這樣很快就會超過五分之一了呀。」

「所以才有天衛部隊呀。你以前待在魔界,有曾經領軍來攻打天衛過嗎?」天使摘下了眼鏡拿袍子上的布邊擦拭鏡片,隨即又戴回去調了調角度。

「……沒有。」

這是真的,他派軍出去只有去大量吸收靈魂這種事而已,而特地帶一支軍隊去奪魂也只是防止天衛來攪事,完全沒有正面衝突的打算。天界跟魔界雖然人數懸殊,但是單單幾支天衛5隊(天衛5隊每支各六名力天使)就能滅掉幾乎整個魔界包含伯爵以下的所有惡魔。

魔界人口眾多,但是會這樣增長也是因為世界人口越來越多,連帶著惡魔也增加。吃食靈魂的嘴多了自然就會養成一個領地,但說實在魔界裡大部分的小魔平常只是鬧事跟候補的人員。當初他當公爵時期下真正能當成戰力的惡魔大概也只有百人左右,剩下領土內近千的惡魔都是在做些基本生產或是當地獄獄卒等等的工作(魔界在地獄之上,地獄只審判惡人,而魔界則是另一個更高階的區域),跟人類的社會沒有差別很多。

「因為善人基本上都不可能超過五分之一這個比例,照實際來說的應該更低。人要向善要付出許多努力,但是棄善揚惡只要睡一覺就成了。善人自有他們忠誠的信仰不會為惡所誘,但是中庸的人沒有什麼抵抗力,碰到有人鼓吹罪惡就會像傳染一樣快速且大量的散布開來。我們天衛的任務就是把那些散布的分子給殲滅掉,包括讓世界傾向惡端的惡魔,這下你知道為什麼我們不管人類私自跟惡魔簽約這件事了吧?」

所以才對之前惡魔變成好人集團的事件睜隻眼閉隻眼嗎?…

「人類要向善還是向惡都是他們自由的選擇,只是如果他們做得太過了天主才會降下懲罰。世上本來就一定會有善人惡人的存在,企圖去消滅掉其中的一方都是不可能的。無論善惡就算被滅盡了還是會慢慢的成長回來,因此我們的工作就是維持平衡,崩盤了不管對世界還是天界魔界都不是好事。」
「那為什麼對於那些陷於人生苦難的子民都視而不見?這樣不是反而逼他們墮落嗎?」

「不是視而不見,那是天主給予人們的考驗。你想人如果一生順遂、毫無挫折會變成什麼樣?也是會墮落呀。因為他們會覺得所有的東西一切都是理所當然,自然就不想付出努力、也不會想到這些都是天主賜予他們的。所以主才用苦難來砥礪他們,讓人們知道人生不是走在平穩的道路上,知山險才懂路平。要時時刻刻教誨自己不要沉溺於安逸,為了天主賜給的生命得付出努力才行。」

「……我還是不懂。這麼多人在苦難下掙扎著生活,幾乎生下來就是受苦。為什麼不救那些人呢?魔界的基礎就是靠他們打起來的呀。」

「我來解釋吧。」另一名束著高馬尾的美麗天使走了過來。「人類是不可能生而平等的,這種事情主也不會去干涉。每個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考驗。至於為什麼不讓他們一起共享成功的安樂,人如果都在同一個起點上,自然而然的就會產生比較,這是無可救藥的劣根性,一旦開始比較不就又回到善惡比例的論點了嗎?所以無論過的苦的還是過的樂的,人生都是靠他們自己的努力跟運氣得來的。苦難的人看到安樂的人成功,自然會想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只是本善之心、相信天主終會給予他們救贖的就會自我上進並跨越苦難──就算在嚥下最後一口氣時仍然在苦中打滾;同樣地位卻是用偷搶拐騙的方法獲得的人就會區別開來,善人跟惡人就是這樣產生了。」

列魯得見過這天使,他是附屬於其他天衛7隊的隊長,外表秀麗中性,但聽說是個很嚴格的人。

「不如說苦不苦樂不樂完全取於人類自心,就算在艱難的環境中還是有人覺得人生有主的依靠是可樂的,他知足而滿足這就是他的樂,而不是我們眼中覺得他過得貧窮、過得潦倒這樣單方面的看法。」眼鏡天使補充說。

「……」似懂非懂,但他了解這是主給人類的考驗,至於人心要往何去但看他們是否能抗拒誘惑及跨越考驗。

「你知道惡魔是怎麼產生的嗎?」馬尾天使轉頭問列魯得。

「不是路西法墮天帶下去而變成的嗎?…然後吸收可用的惡人成魔…」這個故事無論天使惡魔還是人類應該都相當清楚──高傲的天使路西法叛離了上帝,墮入地下被打入了魔界,之後便支撐著魔界跟地獄。

「不是這樣喔,」眼鏡天使從一旁插了話。「惡魔是上主用來測試人類對於信仰忠誠的媒介,邪神啦、魔神啦都是。」

「所以路西法是…」

「是的,」馬尾天使甩開了後頭的長髮。「天主早就預料到這顆晨星會選擇自墮,便讓他順勢的成為了考驗人類的存在。這也算是掃蕩天界裡的不穩分子。」

「沒有要八卦的意思啦,雖然這樣很失禮。」眼鏡天使繼續著自己的步調說話。「你也知道天界有些天使看了很讓人眼疼吧?無論在哪個機構都一樣,不適任者就淘汰。在魔界也一樣吧?無力生產又沒有什麼用的惡魔同樣也會被放棄掉。」

的確列魯得在做領主期間放逐了不少苟延殘喘只想在魔界混口飯吃的小魔──就像走投無路的人會選擇犯罪去吃免錢牢飯一樣。每次出征收來的靈魂可不都能拿來施捨這些毫無用處的單位,所以就算魔界不分良莠的吸收人才,被放逐踢回人間的惡魔亦不在少數。不過畢竟他們體內還是有魔核存在,如果不是低到毫無價值,有些領主會選擇把他們當成糧食來用的。但也有聽說身處高位的人會因為威脅到魔界王族的權威而被推出去送死的,在魔界其實也是過得戰戰兢兢。

「所以我們自己也要自律守身,那些趾高氣昂的天使,沒有奉行天主的旨意只自傲於自己優良的出身跟崇高的地位,大概都是機密部門中的剔除名單了吧。」

「直接丟到地獄?」

「不是,天主會使他們的聖牌無效化。聖牌不是掉了就死了嗎?天主不願讓他們死,只是消去了聖牌的神力,讓他們墜落到人間體會人類的苦難跟重拾對上主的信仰。不過通常的案例都是賜給他們最平庸的身分,要讓他們靠自己的雙手掙得日用的食糧跟財富。幾乎沒有掉下去就是富翁或乞丐這樣極端的案例。」

「……大概聽懂了。」原來這一切都是考驗,無論是苦難還是惡魔的存在。他一直以為天界跟魔界的對立是總有一天要開戰,但幾百年待在魔界下來從來就沒有看過惡魔王指揮過任何一個領地去攻打天界,原來不是時機未到之類的原因,是他們自己也接受了這個因果,所以也接下了懲罰惡人的地獄工作。其實天界魔界一直是合作狀態這種說法並沒有錯。

「再繼續講下去的話──

『天主的愛是無私的』『天主的愛是遍照的』

重疊著的兩個聲音從門邊飄了進來,下邊雙翼遮住雙腳,上邊雙翼掩蓋面部,只用中間的一對羽翼飄行的天使緩緩接近。

(天衛…9隊?…)眼前的兩人確實是熾天使無誤。這麼高位的天衛部隊很少出現在備戰中心以外的場合。

「啊-糟了,講不懂人話的來了。」馬尾天使立刻就察覺事態不妙。

「快閃喔,列魯得你也不要愣在這了快走,被他們纏上包準你會想回魔界的。」眼鏡天使催促著,三人匆匆的就地解散。

『………』

他們從來就沒搞清楚為什麼大家看到他們就一溜菸似的跑掉,所以每次都只好回到聖座旁繼續讚頌聖主之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