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16]

16‧

少女精準的掌握了列魯得在地上巡邏的路線,故意在路徑上放置釋放大量魔力的魔怪吸引天使隻身過來查探。

(不過就是個路障嘛…)列魯得端詳了眼前扭動似的柱子,在魔界裡很多長這樣具有生命的東西。除了偶爾的扭動以外無法位移、也不會做任何攻擊或防禦的動作,說是路障也不為過。但是擁有這樣充沛魔力的路障的確有些怪異。

隨手一揮,路障隨著聖光消失在地上。

擺這個東西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正想著這個問題時,緊接著路障消失之後地上竟竄出大量漆黑的荊棘纏綁住列魯得的四肢跟四翼。「……!」

中計了!…就算是釋放高熱也沒辦法燒退這些如影子般卻堅韌無比的荊棘。

「抓到你啦,列魯得,還認得我嗎?」一名惡魔緩慢的從前方接近。

「你是…魯斯本?!」雖然中年的外表有點認不出,但讓列魯得痛恨在心的聲音是他一生都不會忘掉的。

「……」魯斯本在面前揪著看了許久。「仔細看你還挺上相的嘛,早知道那次之後就把你身體拿去賺錢的…」

「閉嘴。」

如果早知道魯斯本也是惡魔,就算惡魔間少有內鬥,衝著前世的恨他應該也是會揮軍去攻打魯斯本的領地,讓他連惡魔都做不成。

魯斯本避開高熱的本體小心的將列魯得的領口解開,發著金色光輝的聖牌就這樣攤在眼前。

「不要得寸進尺了,惡魔。」天上再次降下光槍,但卻通通都被一層看不見的牆給擋住了,沒有傷到惡魔分毫。

何等強力的護罩…這種強度的護壁絕對不是魯斯本這種等級造得出來的,肯定是有人在給予協助──

果不其然,遠遠的看到少女輕盈的踢著腳步晃悠著,似乎是沒有要靠近的意思,但是絕對是她從旁出力。

「不會殺掉你的-」現在的情況剝下聖牌輕而易舉,不過魯斯本卻提前宣告不取性命,依他的個性肯定又想玩什麼花招了。「   」小聲的照著手上的紙條念了咒,手指上立刻浮現一個小型發著暗光的魔法陣,像是貼上貼紙一樣的將魔法陣直接按在聖牌上,金色的光輝立即黯淡了下來。不過看他連念這個咒都要看小抄,可見這一切都是少女計畫的,魯斯本只是來實行而已。

「!…你做了什麼…」列魯得感覺到全身的力氣像是被限制住一樣,連掙扎都使不上力。

「只是封鎖能力的咒語而已,你一直動很難辦事呀。」

「……」無力的身體隨著荊棘的扭動變換了姿勢──幾百年前讓他在廣場受盡屈辱的雙腿大開動作,無法消滅的荊棘已經伸入衣內將褲子撕碎,要不是還有開衩的長版外罩遮蓋著,現在大概又是赤裸下身的模樣了吧。

還想重複那時候的場景嗎?……

「能侵犯天使真是難得的機會呀──玷汙聖潔之身的感覺一定跟奪去處女一樣吧。」魯斯本陶醉的讚歎了起來,不過他沒有進行接下來的動作,看來還是在觀望。天使的能力雖然被封住了但是護身的高熱依然未退,輕舉妄動可是會被燒到體無完膚的。

荊棘在下方搔刮著,故意似的碰觸跟輕掃。棘刺既短也不尖只能算是突疣的程度,其實威脅性不太大──但是如果被侵入的話…

「………」雙手被束在頭上的列魯的只是瞪視著魯斯本不發一語。

「來吧,再展現一次你當初放蕩的模樣吧──」

惡魔聚集起了荊棘,兩根、三根、五根成了一束蠢蠢欲動。

「住手……」列魯得看著眼前成束的粗壯荊棘不禁戰慄。

「如果把惡魔的力量灌進天使體內會怎麼樣?」魯斯本問。

「不-知道,你自己試試呀-」少女遠遠的回應著,依然自顧自的踢著地上的石子。

「那我就不客氣啦──」就在魯斯本興奮的撲上前去同時,天上降下了如雨的光箭不斷打在透明的障壁上毫無停歇。「什麼?…」

在光箭密集而強力的攻擊之下障壁被越打越薄,有些地方甚至被穿透了。剛好被刷到的荊棘也消失無蹤,嚇得魯斯本開始逃竄。

「別想逃,你這個惡魔!」天上閃亮著另一股強熾白光──同樣是展著四翼的座天使。

「厄貝里德!…」是上次在會議室碰到那個綁著馬尾的7衛隊長。

張滿了手上的光之弓,隨著放弓的動作成千的光矢再次從空中轟擊。束縛列魯得的荊棘盡數都被消滅,魯斯本則是很倒楣的小腿直中了一箭。「哇!──救我啊──」拖著蹣跚的步伐轉身向少女討救。

「啊,兩個座天使。這下麻煩了。好自為之喔魯斯本~」遠在天使攻擊範圍外的少女看著試圖靠近的魯斯本只是揮揮手驅趕似的退開。「下次再找你玩喔列魯得。」轉身又溜進了縫隙間消失。

「神之炎-」厄貝里德手上的光箭由白轉紅。「滅!」

一束紅光閃過,直穿魯斯本魔核所在的左大腿。化灰前一直叨念著自己還有多少事沒完成、還妄想將自己開始飛散的身體給抓回來,就這樣魯斯本充滿了滑稽的化為煙塵永遠消失。

列魯得因為魔咒的束縛依然不能動彈癱坐在地上。

「這時候覺得學白打很吃虧吧?」厄貝里德緩緩自空中降下,上前將列魯得聖牌上的魔咒給解開。「雖然不管何種距離的兵力都必須配置…但是攻擊距離越近的風險就越大。」

「…被抓住了還不是一樣。」列魯得扣回了領口小聲的說。

「是這麼說沒錯。不過看來你學的還不夠,什麼能用天戒(光槍那種)打跟什麼只能用聖力(自己的武器)打都還分不清楚。而且這種魔咒雖然麻煩但是花點時間自己其實解得開,你沒有學到這些解咒的術吧?你必須好好上課了,回去休息完就來找我,聽到了嗎?」

果然是很嚴格的人,就算不是自己的隊員也是這麼嚴厲,雖然才解除危機稍稍放鬆但是想到要上課難免又煩躁起來。話說回來自己的7隊隊長還真是隨性,不只完全沒有隊長的模樣、老是將指揮交給其他三名隊員,連這種基礎好像都沒提過的樣子。

「是……」

看起來少女已經成長到超出預料之外的強度,看到兩名座天使就溜可能只是想避開麻煩,真正的實力能消滅多少高等的天使難以想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