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17]

17‧

「以上就是基礎了,都有聽懂嗎?」厄貝里德指著幾乎被他畫滿說明的牆面問。

「……懂了。」以認真聽課的學生來說應該都是很好懂的東西。會覺得他很嚴格應該是對於在講解中斥責或打醒瞌睡人而感到畏怖那種懶散天使才會這樣想吧。

「不過……」厄貝里德抱胸往旁邊的椅子坐下。「還沒看過有惡魔這樣弄天使的,你以前跟那個惡魔有什麼過節嗎?」

是指侵犯的事嗎?…「很…久以前的事了。」列魯得撇過頭去,前髮正好遮住直射的視線。「他說想要把魔力灌進天使體內什麼的…」

「這我懂啊。所以才說沒看過。」難得一臉理所當然的模樣。

「一般不會這樣的嗎!?」原來自己受到的行為才是異類,列魯得這才搞懂對方表情上的意思。「一般魔力注進天使體內會怎麼樣?」

「啊啊,你是前線戰鬥人員也應該知道呢。基本上就像人類染風寒一樣虛弱化,所以沾染到魔力的天使要進行淨身的儀式去除不潔。如果心中本來就不純的話會導致擴散惡化,最後聖牌會自行剝落。污染會擴散就代表他心中有了惡念,某種程度來說被惡魔這樣攻擊也是對於天界篩選天使的一種試劑,會嚴重擴散的那種大概就都會列入機密部門的黑名單了。只是你的方式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沒看過這麼費工的惡魔。」

「所以一般是?」

「就像人類注射或輸血一樣呀,隨便具有魔力的攻擊穿刺肢體就能汙染了。」

「這樣啊…」自己真是異類中的異類,不管是惡魔的他還是現在身為天使的他。

「手借我。」「喔…」列魯得毫不猶豫的對著另一邊忽然發聲討手的方向伸出手,緊接著就是忽然的暈眩。

「──!」

「席,不准在非勤務上濫用能力!」厄貝里德維持不變的姿勢斥責了忽然從旁邊溜進來的眼鏡天使。

「喔喔,還真是慘烈。」抬了一下眼鏡,一臉充滿興趣的表情隨後又恢復了平淡。「岔個話題,聽說魔界沒有貞潔之身是真的嗎?」

「……我想應該很稀有吧。」魔界人口眾多,雖沒人類人口的幾十億但起碼也是有幾百萬,裡面可能多少都會有對性一點興趣也沒有、也不是他人目標的惡魔在。

「所以你一直都是被做的那一方喔?」

「………」列魯得選擇用上翼遮蓋住上半身來逃避。

「席,差不多一點,窺視已經很沒道德了不要把這種細節都拿出來問。」厄貝里德再次嚴聲斥喝。

天衛部隊情資部門天使‧席,所持有的能力是讀取記憶。當天使在戰場上碰到未知的狀況,而回天界報告時用言語又無法精準表達描述時就會讓席來直接讀取腦中的影像,用於分析新咒式或情報等都是相當有用的能力。不過普遍的戰鬥天使都是生於聖火,所以能讀取到的記憶量不多;而列魯得不只是作為天使,甚至還有惡魔及人身時的記憶,龐大的資料庫早就成為席的下手目標。

「……」原來都被看到了呀…算了這種恥辱又不是第一次了。列魯得收回了羽翼。「…是呀。」

列魯得也不知道是自己哪一點被那些領主看上還是體質帶衰,總是被選上的他永遠都是身下人,而他自己又對那些魅魔看不上眼,所以真的一直都是被做的那一方。

如果只是偶爾侍寢的就還好。列魯得曾服侍過一方領主對他莫名的鍾愛,不讓他出去戰鬥或工作,就關在房內當禁臠。除了體力不支昏死過去或是休息的睡眠以外,其他醒著的時間就是不斷的性交,輪流著跟領主與召喚來的淫獸交合。沒有一次是出於他自願,都是被強迫或命令而配合。約莫一週後無法忍受的列魯得在其他友人的接應之下趁著領主外出的時候逃到距離三國之遠的領地去,這才擺脫了在魔界裡如『地獄般』的生活。

「對魅魔沒興趣呀…但魅魔不都是很漂亮嗎,這麼多類型的總會有看得上眼的吧?」

「……魔界的女人都太有心機了,不是外表的問題。」

能夠進到魔界的女人慢慢的也隨時代進步,現在大多已經擺脫了『女人只能當魅魔』的刻板印象。但是對於女性來說比起去外面使手段搶業績、靠武力跟天衛搏鬥,還是用魅魔的身份來吞食靈魂比較合效益。雖然居指可數但是就列魯得的印象中亦有不少女性身列王爵甚至更上的階位,就近的幾個領土也不乏有女伯爵、女公爵這樣有能的城主。但總的來說女人在魔界裡沒有心機就難以生存,反而對他來說是個敬而遠之的存在。不過他身邊的幾個友人身旁都換過數名女伴,也曾經看到巴列斯克帶著不同的女魔進出。到底自己是心中非維莉不可還是其實是對女性沒有興趣也搞不懂。

「就是類型不合嘛-」席斜眼瞟了一下列魯得,他馬上就意識到對方口中暗指的就是維莉。

「陳年往事就不要再提了,你要檢討一下把別人的歷史當寶藏挖的態度。讓你感到不快我代他向你道歉。」厄貝里德倒是很乾脆的把錯一肩扛過來,反而是席一點反省的模樣都沒有。

「列魯得當天使也會是受身嗎?」

「什麼?…天界有這種事嗎?」

魔界裡的性中不存在愛──因為就算結合了也不會生育子嗣,所以人員都是從人間增值出來的,或者是由高階惡魔煉製魔核培育。但在他的印象之中天使好像一直是禁慾的象徵,跟性愛完全扯不上關係的存在。

「有喔,天使之間也是有性的,不過是建立在愛之上。」厄貝里德換了個比較輕鬆的姿勢將手支在桌上,口氣也變得稍為悠閒。「天使可以自由變性這點你來這麼久應該知道了吧。我們天衛是戰鬥部隊,男體比較有優勢所以看起來都是男性比較多。如果有機會去守護天使部門的話那邊大半都是女體,女性親和力比較夠是吧?不過不管是在哪個部門,只要兩個天使相互有了好感並想進一步發生關係,就要決定誰是奉身(男性)誰是受身(女性),然後在他們之間就會誕生聖火苗…」

從戰鬥基礎到健康教育了,這題一口氣被岔太遠了吧。列魯得想。

「聖火苗就會變成天使?」

「是的,但是不是同人類的『生產』來誕生。確定有了聖火苗後會由受身體內取出送到培育室長成天使。」

「……」列魯得頓了許久。「這樣…不是有點可憐嗎?那一對天使名義上應該是夫妻了吧?送到培育室不就等於看不到自己的小孩一樣。」

「不過說實在這樣創造一個新的天使其實是不小的人員消耗──因為除了聖火苗會要送到培育室成長三到五年以外,元配的那一對天使也會從此消失,他們必須把兩人聖牌裡的所有能量都灌注進火苗裡…雖然也是有不幸經過數年結果聖火還是熄滅的悲劇。所以大部分的天使還是都由上主的聖火直接誕生,天使間的結晶其實很少。升上天的善人多半也是進入守護天使的部門,戰鬥的天使除了仰賴聖火降生外就是撿到你這種可用之材的例外了。」

「也就是把兩個天使融合起來只做得出一個天使這樣,雖然一加一最後還是一、啊偶爾是零啦,但是經由這樣誕生的天使會繼承兩位天使的能力,比起一般的天使擁有更多天生的技能。這種的通常一完成成長都能馬上爬到很高階的位置…不過走歪的機率也很高就是了。」席在補充之餘還是不免八卦了一下。

列魯得對於其他天使一直是抱持著同事的關係在相處,並沒有對誰有好感之類的,更何況天界也很大。對於自己如果真的碰上了會成為奉身還是受身也不知道,除非天使中有像維莉那樣的女孩…事情就難說了。

「啊,剛剛看到了順便跟你提一下。我知道單支箭的攻擊力都不高啦,不過那種強度的障壁如果隊長你用全力的一擊打下去的話應該能快速崩解的,靠數量慢慢侵蝕依計算速度慢上很多喔。」席跳躍似的又把話題轉到了先前的戰鬥,讓人完全跟不上。

「這樣啊,我知道了,多謝提醒。」

「──啊,果然在這裡呀。」門外忽然探出一個長髮遮眼的天使。「不好意思勞煩你指導了,厄貝里德。」一進門就是鞠躬道謝。

「哈剌隊長,你太失職了,竟然連基礎的也不教給隊員叫他們怎麼應戰?通通去送死嗎?」厄貝里德對同層級的依然狠口不減。

「啊哈哈,我以為他們應該已經懂了說。」搔搔頭傻笑著。「不過我相信他們,沒問題的啦。」

「虧你說得出口,要是有折兵損將就算在你頭上。」

「我盡量、我盡量。」敷衍似的回應後向列魯得招了招手。「有任務來了,出門了喔~」

「啊,是。」列魯得隨後跟上。「多謝今天的指導,先告退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