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08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21]

21‧

「還真是慘不忍睹呀。」少女拍拍門邊的椅子就坐了下來。

「妳…怎麼會在這裡?」

「來辦事呀。」

列魯得在剛才下人的報告中的確聽到有『大公』來訪,莫非指的就是少女?……

「……?邦沛呢?」看到少女就像進到自己家一樣的態度讓他起疑。

「多謝款待呀-」少女俏皮的用手指從喉部橫劃過一條線。「──罪名是叛國。」翹起了腳將十指交扣疊在膝上。「王發佈了通緝令,我就來搶頭香了。我家的勇士多到沒地方住呀,一次三個領地省去再擴建的麻煩了呢。」

三個…「剩下的是-

「威格道爾王爵跟薩福斯公爵,這兩個領地可大了。給我家的封個爵就交給他們管理吧。」

「全部都是你一個人?…」

「這種程度還要借他人之手嗎?」少女一派輕鬆的說。「況且自己要吃的還給別人碰過了吃不下口呢。」

能明確感覺到少女體內的魔力難以計量,到底是蠶食了多少魔核跟靈魂才能有這樣強度的力量光想就令人膽寒。

「不過比起這個──」少女看著全身赤裸沾滿黏液的列魯得。「先去洗洗吧你。還站得起來吧?」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推測是浴室的門。

「……」現在的他很明顯能分出兩人力量的懸殊,在力量被壓抑的魔界裡多餘的反抗只會導致更麻煩的後果。少女似乎沒有激化衝突的意思,姑且就照作暫時應該不會有危險。

 

浴室是符合領主品味的奢華潔淨,一池子的水似乎是維持著恆溫熱氣蒸騰。過去在服侍邦沛的一週間他也曾被拖進浴池裡──對邦沛來說只要是自己房內不管是床上還是浴池都能做,要不是當初百般拒絕或許連陽台都會變成戰場。

但列魯得沒有泡澡的心情,當務之急是要逃離魔界,弄不清少女在打什麼主意讓脫逃更多了些未知數。

集中精神,熊熊聖火從腳部沿伸包圍全身,白熾火光閃映著浴室內一片光亮。數分後火焰消去,如同浴火鳳凰般重生一樣的列魯得清除了身上的穢物,甚至連原本的衣裝都換了回去。只不過污染的魔力沒辦法靠火焰來燒滅,論狀態來說還是十分不穩定。

步出浴室,只見少女悠閒眼觀著面前在紫焰中燃燒的床鋪。

「你在幹什麼?」

「髒死了,燒掉眼不見為淨。」少女用力的拍了座椅扶手站了起來,火焰也跟著這個動作瞬間熄滅,原本充滿著淫穢的床鋪燒得連灰都不剩。「好了準備吧。」轉瞬間人影就忽然來到面前,幾乎是無聲無息的就兩手抓著列魯得的雙臂。

「──!!」他感到窒息般的束縛感,像是被厚布蒙住口鼻一樣難以呼吸。但低頭一看竟然換上了當初與少女初遇時的裝束,忽然失去一隻眼睛視界的違和感讓他既陌生又熟悉。

「用來封鎖你的聖氣用的,雖然也會造成一點汙染就忍耐著吧。」

少女完整的將當初列魯得公爵時期的衣裝完全複製在身上,毫無遺漏的將聖氣封閉起來。但畢竟是魔力造出來的裝扮,雖然只有散發微弱的魔力但對聖潔的天使來說還是很沉重的負擔。但這的確是躲過其他惡魔注意的方法。

「還愣著呢,走啦。」少女轉身就離開了房間,迫不得已也只好拖著比平常沉重一倍的腳步跟了上去。

 

「……」走在幾乎空無一人的城內,只有兩人的腳步聲迴盪在廊下。

「托你們的福這三人手下的精兵都被掃光了,所以才這樣空蕩蕩的,就剩些下人罷了。留給我家的住剛剛好。」

雖然升上了公爵不過城內整體似乎沒有太大的變動──但當初他在這的期間幾乎沒有踏出主房一步,其實跟第一次來差不多,就是在逃亡的時候對環境有一點點印象而已。

「……你打算做什麼?」有話不藏在心裡就是他個性耿直的所在。

「去大斷口啊。」

是要幫我逃出魔界嗎?……

「為什麼。」

「怎麼說你也算是我的貴人,只是一次的幫助應該不過分吧?」少女在面對城門的通道停下腳步。「上車吧。」

眼前的物品讓列魯得除了驚訝沒有別的形容詞──人類世界的豪華加長型禮車就停在面前。少女不只開啟了好人集團的創新經營手法,甚至還把人類的科技也帶進了魔界。

普遍在魔界裡的移動方式還是用馬車,儘管各城各國的距離相當遙遠,但馬車依舊有他古老的派頭在。喜歡這樣浩浩蕩蕩帶著一行從僕到他城去拜訪的惡魔還不在少數,反正都是自己開了大型的次元口足夠讓整隊的人馬瞬間移動到遙遠的數國去,有辦法搞這種排場的當然都是侯爵以上才辦得到,伯爵以下的頂多就帶兩三個人同行而已。列魯得不是喜歡這樣鋪張擺場面的人,常常是連隨從都不帶的就直接親臨目的地,雖然城內還是有配置馬車但是使用機率少之又少。

「發佈下去,今天之內就要讓全城知道懂嗎?」少女扔了一張紙給旁邊的侍官隨即上了車。

 

禮車行駛在街道上,或許是方才少女就已經是坐車前來了,出城反而沒有再引起很大的注目。

從城下町的居民生活品質就看得出領主管理的能力,普遍看來這裡沒有說很富裕。大概就是邦沛太過荒淫以致於治理無方,幾百年都讓列魯得從小魔跳上公爵,而邦沛在這同樣的時間卻只晉升一階而已足見他的怠惰。

「───」總覺得越來越吸不上氣,列魯得甚至有衝動想把這身偽裝給扒掉。

「很難受嗎?再忍忍吧,現在就洩漏聖氣的話惡魔們就算只是低階的小魔也會像蜜蜂一樣湧上來的。」少女閉目養神似的坐在靠窗的另一側,口氣穩重的制止了天使的胡來。

城下町的居民普遍沒有戰鬥能力,但是一旦被包圍了還是會演變成嚴重的事態,聽聞此言也只好繼續忍耐下去。

「……」仔細端詳了抱胸端坐著的少女,看起來沒有當初的衝動模樣了,頭上犄角隱約的暗金光澤透露了她現在地位不凡。這幾年到底覺悟到什麼讓她變成現在的模樣實在令人好奇,只是他不想去過問這種事。

禮車通過城門口就直往山區開去,因為帶著天使所以沒辦法通過惡魔自行開啟的次元通道所以只能循正規的路途行駛,大慨是預料到這一點才特別開車過來的吧,用馬車不知道還要幾天才能到達。

一路經過崎嶇的山路對於汽車來說還是有相當的難度,馬車對於地形的適應性就相當好,這種沒經開拓的山路除非是開越野車不然很難快速的前進。

兩人在顛簸的路上依然沒有多餘的對話。或許是各懷心思這點不得而知。

約莫半小時的旅程後車子在一處山壁邊停下。「到了。」少女用眼神指揮列魯得下車,自己沒有離開座位的意思。

一打開車門就看得到貼附在岩壁上的大斷口,內部閃爍著暗紫黑的光芒。他自己從沒有從斷口進出人間的經驗,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樣的風景。但這是唯一能離開的途徑,就算沒走過也得進去。

「建議你走遠點再把外裝給脫掉,這附近還是有些有攻擊性的原住民,距離不夠遠的話會被他們察覺的。」

魔界的山區裡還是生活著一些既沒當地獄獄卒、也非任何領主管轄的住民,他們自給自足但也有不輸戰士的勇猛。

「…謝謝。」

「快走吧,只能幫你到這裡了。」關上車門的同時,列魯得踏進了斷口。

 

才踏進斷口就能感受到『進退兩難』這句話的實景。

斷口內部是黑暗的狂風及沙嵐,連地面究竟是哪裡都分不清楚,整體就是一個顏色的空間,分不清天地左右。沒有退路的他只能憑著直覺前行。

幾乎讓人站不住腳的強勁風勢跟打在身上的大量沙粒讓前進更形困難,如同在風暴中行走一樣的他只能勉強掩住口鼻阻擋撲面的衝擊,但又因魔裝的束縛讓他陷入該獲取空氣還是確保通路的兩難。

覺得自己應該走到了安全的距離,列魯得撕開了偽裝的魔衣解開束縛。狀態雖然只有稍微的恢復但起碼行走的速度加快了,只是這個斷口到底有多長無法預測,到底能不能走到出口他自己也存疑。

得加快速度才行…

空間還是一團的顏色,一點出口的跡象都沒有。

後頭遠遠的傳來了細微的聲音。聽起來是一群的腳步聲。

糟了還是被那些住民發現了嗎……

自責估算錯誤引來了那些難惹的山邊魔,但只要維持速度應該是追不上的,雖然這樣想但腳步還是不由自主的加快。已經有了先前的失算再因為鬆懈而慢下來能到達出口的機會就更渺茫了。

但是聲音越來越近卻讓他心頭一緊。

因為居住離斷口很近所以他們大概常常利用斷口出入,照這麼說來應該很習慣斷口裡的環境了…不妙現在是敵人有地利。正這麼想時腳邊就忽然插下一支長矛。

竟然在這樣強烈的暴風之下都能逆風將長槍投出…習慣環境的民族就是不一樣。感覺到危機的列魯得開始使盡力氣拔腿狂奔。

「───!!」從後方直射而來的長矛直接從背後貫穿腹部,受到這一重擊的列魯得立刻就吐血跪地。

不能在這裡停下來…但是難以站起身的他很快就被四五名山魔包圍,如同鬣狗進食一樣四處啃咬著倒地的列魯得。

但幸運的是魔力的影響似乎變小了,原本打不開的羽翼現在得以伸展。他用盡力氣一口氣將聖火從身上炸開,山魔被燒的慘叫連連逃了回去。

拖著滿身的血污,硬是把貫穿身體的長矛給抽了出來。魔力汙染的他因為身受重傷讓暈眩狀況更加嚴重,甚至連眼前的景象都難以對焦。

靠著意志力勉強的站起身繼續前行,他不知道要往哪去也不知道要走多久,總之前進是他唯一的選項。

主啊…求你指引我……

聖牌隱約的從衣服內透出一束直射的光芒,雖然微弱但看得出方向。他本人並沒有察覺這個上主的引導,只是腳步繼續前行的動作直到力氣耗盡倒地。

 

『▉▉大斷口距離出口約五百公尺處探測到聖氣,疑似是受困人員,請救援隊立即前往支援!』

指揮中心發出了救援命令,大斷口專門搜救隊立刻就趕到現場帶出了重傷失去意識的列魯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