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08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24]

24‧

回到了宿舍,發現通往更裡的門開著。

「……」探頭進房,看到有個個子很高的褐色肌天使在自己的書案前閱讀。「你是?……」

聽聞人聲的天使忽然從書中醒來,轉頭就回以列魯德爽朗的笑容。「我是哈剌支隊新入的候補隊員,名叫墨特。你就是列魯德沒錯吧?」接著就起身熱情的握手問候。

「是……」望向比自己高半個頭的墨特,7衛的平均身高大概都跟列魯得差不多,這麼高大的天使就算是在其他天衛裡也很少見。

「啊—你回來了呀,這是我們家新隊員喔。出任務的時候他也會跟在旁邊,雖然是後補但是直接上場戰鬥應該沒問題的啦。」哈剌從後面鑽了出來代為介紹。

「這樣呀…請多指教。」

「他一個人要住在後補房裡簡直像禁閉室,有空多跟他聊聊天啊。」

一直都是維持四人一隊的天衛7隊忽然多了一個人,有種有材不知何處用的感覺。

「啊,不過你也別太期待呀,不是每次任務你都能跟出去的,沒辦法出門的期間好好鍛鍊自己吧。」說要關心隊友之後再開了一槍,冷熱反差讓兩名隊員一臉苦笑。

列魯得瞄了一眼桌上堆積的書本。「你在念救護禱文?」

桌上疊著數本都是有關於治療、解咒、輔助等等的禱文書,對於救護團隊來說那是必讀的科目;但對實戰的天衛來說並不是那麼得重要,只要稍微學到一點能排除障礙的就好,這麼精深的內容其實沒那個必要。

「因為我大概還沒什麼機會進入實戰……所以想就代替救護團隊做一些輔助的事情。」

墨特拐彎的說出了自己身為後補隊員的現實——7衛等級基本上都難以折損,就算有快也要數十、慢也要百年才會有人晉升或殉職。基本上若是後補大概就要有坐冷板凳長長久久的心理準備了。

「能自己找事做很好啊,有上進心,看在這份上我會常帶你出門的。」哈剌喜歡個性積極的隊員,列魯得也同樣是因為充滿上進心所以也得隊長的喜歡。其他兩名隊員就是太過規矩,只聽話做事不太主動分配任務。所以在出隊的時候哈剌都不太做總指揮就是這樣的緣故,想讓隊員自己了解戰況、分析情勢並協助戰鬥。其實往好處想這就是給隊員的訓練,如果沒有獨立戰鬥的能力或許一輩子就只能停留在座天使的位階上。並不是每個人都像哈剌一樣雖強但不升,能的話他還是希望隊員能往更高的位子努力。

「那就多指教了…」列魯得勉強擠出笑容禮貌的回應——被墨特握著的雙手疼得緊,他現在只想甩開而已。

「請多指教了,前輩!」

 

在數個月的整理之後下級天使的缺損總算是漸漸補齊了,天界也恢復了先前的秩序。只是一次補齊如此數量的天使並不全靠天主的聖火,部分是從有戰鬥意願的守護部門中轉調過來的。但畢竟戰鬥跟看照人類是兩碼子事,戰鬥訓練跟實用禱文等等的也要從頭教起,開班授課讓兼任教職的上級部隊隊長忙得焦頭爛額。

哈剌支隊在出團期間也因為多了一名輔助人員讓任務更是如魚得水,能戰又能輔的墨特讓任務總是能圓滿的完成收尾,小隊的成員也樂得輕鬆。看在其他支隊裡總有一種殺雞用牛刀的感覺,但哈剌總是能用『新人就是要多帶出去訓練才能成長』這個理由讓反對聲音閉嘴。而且就算用下級人數尚未充足的理由將墨特打下低階的部隊裡,以他的能力一定能迅速的爬回座天使的7衛隊裡。雖然在其他隊裡對於拉剌支隊有多出來的人力在私下頗有微詞,但是不管怎麼調動結果都還是會回到原處,大家也認清現實,索性不當一回事了。

墨特又扛著一大疊醫護書回到寢室,看起來似乎比先前的更艱深且罕用。

「你到底讀這些打算在什麼時候用?」基於好奇列魯得還是出口問了,長期鍛練的人一旦停止體能的維持就會迅速的削弱如瘦雞。「不去做實戰的練習嗎?你現在也是允許參與戰鬥的一員,應該要多增強戰力而不是死讀些沒什麼在用的禱文吧。還是你打算再轉職到醫療部隊去?」

「也不是…只是我大概沒有百分百的機會能戰上前線,都是在旁邊收拾些渣滓而已…」爽朗的墨特講起來竟有些委屈。「所以在成為正式的隊員前先多補充一點知識吧。就當作是我個人的興趣,請別在意。」墨特回報以體貼的笑容,這反而讓列魯得有點錯責他人的愧疚感。

「……我還有訓練,抱歉先走一步了。」再下去只會讓場面更尷尬,列魯得選擇逃去訓練打斷這難堪的話題。

 

「我愛你,你願意跟我結合嗎?我們一同培育屬於我們的結晶。」

「嗯……」面帶羞澀但卻毫無猶豫的。「我願意。」女體的天使溫柔的答應。

「那麼,就約在今晚吧,可以嗎?」

「好的。」女體天使羞紅著臉跑離了現場,滿心期待今晚的結合。

 

但幾個禮拜後,天衛7隊出了狀況,不是別的分隊正是哈剌支隊。

正隊員之一的迦卡(短髮的那一位)失蹤了。

不是在戰鬥中陣亡、也不是被黑洞吞到魔界裡。迦卡完全是在無任務的情況下憑空消失在7衛的宿舍裡的。

「怎麼會好好的一個人就不見了咧?」哈剌百思不得其解。

監視器只有拍攝到各等大廳的影像,通往宿舍房裡的入口僅存在於畫面中,並不能監視各支7衛之間是不是有互相到他人房內交流之類的事情。

「阿撒勒,去跟情資部申請搜尋迦卡的聖牌訊號。」哈剌在下這種命令的時候難得的像個隊長的模樣。

「是,馬上去執行。」

看著迦卡整齊的床鋪跟乾淨的書桌,雖然他平常生活習慣相當的好,但也不能排除他早有預謀要逃離天界的可能性。魔界的次元洞伸展到天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要張開次元洞所需的魔力相當多,一但打開馬上就會被聖域的防禦結界壓閉,再怎麼大也頂多開個手指能伸入的小洞就是不會被發現的極限,根本不可能把一個身高一米八的天使給吞吃進去。

數分鐘後阿撒勒回來了,但看反應似乎不是好結果。「情資部蒐尋過了,整個天界都沒有他的訊號。地上界也探測過了。」

「這人能到哪裡去呀…」哈剌焦慮的咬起了指甲。

 

在一夜春宵後,兩名天使沉浸於幸福之中。

「聖火苗,已經誕生了吧?」一副要成為人父的口吻。

「嗯…感覺的到在體內的顫動。」女體天使的口氣中也難掩初為人母的喜悅。

「明天就去培育室吧,成功的養育聖火苗也是我們的責任。希望他能成長為優秀的天使。」

「嗯。」

「但是,要先跟妳說聲抱歉。」他環抱住了女體天使,「我明天沒辦法與妳同行,我還有最後一場任務要執行,沒辦法與妳一同見證我們的愛苗。你就不要等我先放入你的聖牌吧,單單聖火苗沒有聖牌的支撐也會熄滅掉的,哪怕只有一個也好得先撐住。我回來會立刻趕過去。」在女體天使額上深深的一吻。「對不起,無法在最後一刻與妳攜手創造我們的愛。」

「沒關係…有你的愛我相信他會健康的成長的。」女體天使心中滿是人母的充實,對於另一半沒法同時灌輸力量給火苗一點也沒有介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