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26]

26‧

天衛漸漸恢復了原來的素質,忙著巡視的、外派掃蕩的、自我鍛鍊的。除了幾乎沒撼動過的天衛8隊跟9隊基本上一切都回到了正軌。

列魯得在隊長的同意之下前接受了全新的戰鬥訓練。也是因為先前厄貝里德的挖苦讓他知道光靠白打一個人還是難敵包圍。

「看在你很乖的份上就讓你去學吧。」哈剌略帶神秘的說。「只有你是特例喔,一般不是隊長級的沒辦法一次學兩種武器的。」

「連副隊長也學不到嗎?」

「是我『不讓』他學的,雙修這要數名隊長的認證才能通過,你的話我想能得到厄貝里德的認可。至於阿撒勒的原因你就不要問了。」

「是……謝謝隊長。」

揮揮手,哈剌逕自往聖座的大路走去。

 

雖然天界的宮殿占地廣大,但各部門有各自的區塊,不同部門、不同科別的不會混合在一起。就算是連通的大路也很少有像是人類學校下課時間那樣滿路都是人的景象,轉往獨立部門的通路人更少。天使們通常都喜歡聚集在部門的交誼廳、宿舍或其他專用設施(圖書館之類),很少在路上晃悠,就形成了道路總是沒人的冷清景象。

從聖前回來的哈剌獨自走在往7衛大廳的路上,一邊思考著最近發生的種種雜事讓他腳步變慢。

最近怪事真的太多了呀…

砰!

一隻手就這麼從面前竄過直打牆面,擋住了哈剌的去路。轉頭一看原來是墨特。

「幹嘛了墨特,這麼閒在路上晃呀,書都看完了?」對於被人高馬大的墨特鎖在壁前,口氣依然悠閒的回問著。哈剌的身材在戰鬥力強大的7衛裡算是最嬌小的,穿上天衛專用的靴子也差不多一米七。守護天使部門有很多少年少女個子矮小的天使,但是在體格就能威嚇敵人的戰鬥單位裡哈剌是很另類的存在。

「隊長……」完全沒把哈剌的話聽在耳裡,四翅的上翼完全的遮掩了上半身形成了不可窺的空間。另一隻手撫上了哈剌的臉頰,兩人間的距離貼近僅剩三公分不到。

「先說了天衛有禁愛令喔。」碰上這樣令人心跳加速的氣氛之下依然能一派輕鬆的開口,不知道到底是歷練夠深還是真的個性使然能讓他處變不驚。

雖然禁愛令這句話只是玩笑,但是因為越高位的天衛越難有異動或遞補。基本上現任的9衛都是幾千年前就跟隨在天主聖座之旁從未更替過,高階的戰鬥人員誕生不易,要消耗極大人員的融合天使儀式通常都會被勸退。5衛以上的天衛隊士也多半都有這種自知,自己也會去避免天使間的相愛或結合。他們的愛全心只為上主,並不會有多餘的可以付出給其他有好感的天使。

對於隊長看似逃避似的話語完全沒當一回事,墨特毫無預警的吻了上去,哈剌也沒有多做抗拒,就像面對撒嬌的貓一樣任憑對方在頸邊游移示愛。只是在墨特想撥開哈剌的前髮時卻被難以估計力道的手給擋了下來。「哼…技巧不錯,但這裡不准喔。」墨特聞言只是苦笑一聲,手順著顎骨摸向頸部,解開了領口最上的扣子,修長的手指沿著喉頭一路往下探,但被隊長專有的階級釦給擋住了。

「而且隊長也不是這麼好追的呀。」

「!?」

眨眼的瞬間,哈剌已經移動到墨特背後,淡定的將領口扣了回去。「你還早的咧。」便悠然的離開了。

「……」

 

厄貝里德協同另一支隊的隊長約瑟姆同意、完成三名隊長認證之後開放了列魯得雙修的權限。從此列魯得開始了全新的武術鍛鍊,另外也自己加強禱文的學習。現在的他是哈剌支隊裡最難找到人的隊員,雖然大致都在特定的地點,但就是忙到讓人看了不敢打擾。

「哈啊……」列魯得大喘著,重新學習自己完全不熟悉的武器真的是件難事。

「不准停下來,在你喘息的期間敵人就會殺進來了,就算是力氣將盡也好,不能留下絲毫的縫隙讓人有機可乘。」面對7衛最嚴格的隊長厄貝里德,雖然他的教育手段一向毫不留情,但給他帶出來的隊員個個都是優等生。若學生願意學習,那厄貝里德絕對是無可挑剔的良師。

「是……」

「哼…」厄貝里德小嘆了一口氣。「強逼你一口氣到位只會適得其反,算了,你休息一下吧。」

「……」默默的將武器回收。白打只需要原本天衛就有的配備便能攻擊,其他的武器都要另外召喚。除非是警戒中的天衛,一般隊員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在碰上敵人前大多都是兩手空空的狀態。

厄貝里德掃了掃地上的塵埃就地跪坐下來,也示意列魯得找個地方坐。

「能獲得雙修的資格是件好事,但要提醒你這是戒備的開始。」

「戒備什麼?」

「白話一點就是要藏招,你到現在都還沒看過哈剌隊長的第二武器吧?」

這麼一講的確是,當初在破壞魔砲塔的時候也沒弄清楚他是怎麼拆掉那座建築物的。

說起來讓厄貝里德指導的列魯得感覺就直接讓指導者知道自己的第二武器,不過因為是特例的關係加上厄貝里德的正直所以沒有什麼問題。天使在被任命為隊長時就會直接賦予雙修的權利,現在正職的隊長都是自己私下在鍛鍊的,彼此之間完全不知道其他隊長的第二武器到底是什麼。

「厄貝里德有看過嗎?」

「沒有。他的資歷比我還要深的多。他屹立在7衛隊長這個職位也快接近千年了,但他戒備的很完美,就我擔任隊長這四百多年來也沒看過他出招。7衛本來就很少大團的出動,要看到各隊長都拿出真本事的機會更低。」

「藏招是為了什麼?」

「對於敵人來說當然是不能太早掀底牌,我們第二武器的攻擊力通常會比慣用的武器更為強大。雖然使出來並不會被抓到把柄或是破解之類的,但無論如何都要提防——不管是對敵人還是自己人。」

「對自己人也要提防?…」

「其實天界一直都有異端份子。」厄貝里德語重心長的說。「黑名單上已經不知道記下多少名字了,有些只是輕微的小罪,就是犯淫行或偷盜之類的小事。這種因為被人類影響過甚而自然就扭曲觀念的天使其實很多,不管在哪裡都有不完美的人吧。但藏招不是為了這種個人的微罪,而是要提防那些身在天國心在魔界的間諜。」

「天界…這麼容易被滲入嗎?」

列魯得在魔界的幾百年間幾乎沒聽過有天使滲透進高層試圖顛亂的情事。或許天使要下到魔界本身就是不可逆的化學變化:從天界被放逐成為人類、再以人類之身投效魔界,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曾經有聽說過活捉天使想吸收成為魔軍的一員,但受到魔力汙染就算沒有擴散惡化而死,同樣也擋不住強硬的咒式轉換終究消失,從來就沒有將聖牌轉換為魔核的成功案例。

或著不如說是天界的正義性質容不下這種『卑鄙』的戰略方針才沒有使用,其實兩邊一直都沒有開打的意思,天界更是沒有消滅掉整個魔界的打算。

「魔界裡也是有些好人的吧?不少也是一地之主,端看他們對城下居民的照顧就知道還是有些良心的。天使也一樣,有受人類誘惑的、有自甘墮落的,這些都是必須提防的對象,以防他們把情報透漏給魔界。」

「……」看似平靜的天界內部竟然也是波濤洶湧,他忽然在意起迦卡失蹤的事情了。

「也就是你以後就要更謹言慎行了。好了休息就到此為止,起來繼續練吧。」厄貝里德催促著列魯得起身繼續鍛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