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28]

28‧

醒來的時候又是在淨身池裡。

「你醒來了呀。」在四周一直都有面紗遮臉的天使再巡視廣闊的淨身池,他從來就沒法分辨到底這些天使是不同的個體還是根本就是同一個人有各個分身。

「是誰…送我來的?」

「不好意思,我們這邊沒有經手運送的過程,所以也不知道是誰送你來的。要請你去前檯問喔。」

「是嗎…謝謝。」這麼一點程度的魔力應該很早就洗淨了,列魯得快速的起身收拾便離開浴池。

 

「他沒有講名字跟單位呢,只是說看到你倒在路上就把你抱過來了。」櫃檯人員支著頭回溯著記憶。

「長相特徵呢?」

「啊,是個很高的人喔,深膚色的。」

「我知道了,謝謝。」

墨特嗎?……從特徵的敘述上來看大概也只有他了。

對了證物呢?——倒地前一直握在手裡的那塊布巾已經不知道去哪裡了。如果那塊布一同進了淨身池就毫無作用,但在池中似乎也沒有看到證物的存在。

——會是被拿走了嗎?總之在昏迷的期間所有事情應該都跟墨特脫不了關係,先去找到人再說。

 

「喔喔,你沒事了列魯得。」墨特看來心情不錯,似乎是為了隊友康復而感到高興。

「是你送我去淨身池的吧。」

「是啊,怎麼了嗎?」

「你怎麼知道是魔力汙染?」如果只是少量的魔力所造成的影響從外觀根本看不出來。

「你發燒的很嚴重呀,我只能推斷是魔力汙染了。」

「…是嗎。」列魯得對墨特講話一向很不客氣,這是他不信任的本能。「對了,你有看到我帶著的一塊布嗎?」

「布?什麼樣的?你那時手上沒拿什麼東西呀。」

「……」列魯得瞪視的表情依然沒變。「算了,那是我自己的事。謝謝你送我去淨身池。」

「不會。」

列魯得邁開了步伐離開——絕對是那傢伙把證物給拿走了——都沒講布放在哪裡他怎麼會知道東西一直是抓在手上的?如此推斷下來肯定也被銷毀了。從墨特一入隊就覺得這個人不太對勁,爽朗的外表下似乎藏有什麼秘密,如果他真的是魔界的間諜,那一定要揪出他的狐狸尾巴。

總之先找隊長商量吧——

 

不過找隊長前他還是跑了情資部一趟。

「定身的禱文?」席攪著杯裡飲料稍微抬了眼問。

「魔咒有控制行動的咒式,禱文中有能定住天使的類型嗎?」

「這個我不太清楚……你要去問救護團的比較準。我也不是什麼禱文都熟的啊,研究情報才是我的專長。」單手收理散亂的報告紙張,結果好像是越收越亂。

「這是你們要的分析報告,給你們了。」門外走來一個拿著資料書的天使,紫灰色及膝長髮披散在背後,外表冷酷可以用『面無表情』來形容。

「喔,謝啦。」席指示了放置的位置。「啊,正好。這位是救護部門的副部長梅迪苛,你想問的問題就問他吧。」

這種看起來完全不理人的面容真的讓人提不起勇氣發問,但事情實在嚴重,就算會碰釘子也是要問。

「定住天使的禱文嗎?有。」回答得還真是不拖泥帶水。

「為什麼會有這種禱文?實際使用的效果是什麼?」

「有些狀態魔咒或是過量的魔力污染會造成天使產生不受控制的顛狂等反應,這樣會影響我們救治的程序。所以會用定身禱文讓目標天使安定下來。效果大概就像打麻醉一樣,約兩小時左右會自動解除,如果情況許可我們也會提早解開。」雖然臉上沒有表情,但講起話來意外的和善,果然不管是天使惡魔還是人類都不能用外表來評斷。

「這是很困難的禱文嗎?」

「不是,中級的醫護書就會教了。」

「我了解了,謝謝你的解說。」聽完講解又立刻跑了出去。

「……?」梅迪苛有點狀況外。

「沒事的,他只是有點問題兒童屬性而已。」席將杯中的飲料一飲而盡,起身前去回收資料。

 

為了避免麻煩,列魯得帶著隊長到了小間的會議室商談。

「幹嘛那麼神祕兮兮的呀。」好像不管什麼大事在他眼中都不嚴重,難怪在外人眼中哈剌是個看起來不靠譜的隊長。

列魯得詳述了昨天一直到離開淨身池之間的事。

「呵呵,我就說你會再發生吧。」不知道是嘲弄還是什麼,總之哈剌虧得很開心。「——有明確證據嗎?」語氣明顯壓低,似乎是認真起來了。

「我不確定,但是惡魔要怎麼潛入天界而不被防禦結界發現?」

「這點的確有困難…但怎麼會有身為天使卻還能射精這點讓人想不透,所以他一直披著天使的外衣嗎?如果只是含著魔力的精液那量確實是少到不會讓結界發動反應。」

聖火降生的天使大半都沒有性經驗,或根本一直到消逝都沒有機會與其他天使結合,就算是私下自慰也不會有任何東西產生,實際上注入受身內的聖火到底是什麼型態、什麼物質完全沒人知道。

「目前嫌疑最大的就是墨特了……」雖不能完全肯定,但證物的布巾有極大機率是被他銷毀的。而他自入隊開始就一直勤讀救護禱文,想必也把定身禱文給學了起來。

「加強觀察他吧。還有證物的事情你想怎麼辦?」意外獲得的證物就這樣被毀,或許也沒有第二次的機會能再採集到樣本了。「得先證明他不是惡魔呀……」

「那跟他做一回試試就能知道了吧。」列魯得硬下心來說出自己的策略。

「真的?你不要老是犧牲自己呀…可能會被寫進黑名單的說。」

「反正房裡的事只要沒人說出去就不會洩漏吧,就當是確認他的清白我願意試。」列魯得忽然覺得自己像個淫諜一樣,靠下半身來賺取自己所需的情報。

「好吧——房裡的事我管不著。我會找時間把阿撒勒給調出去的,你就抓緊機會探清吧。」

「謝謝隊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