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31]

31‧

人太過正直藏不住話,列魯得還是把兩人私下疑似交易的事情告訴哈剌了。

哈剌倒是不太意外,盤著腿座在訓練場上。「這下你知道為什麼我會把他降職了吧?」輕描淡寫的講著,如同口中形容的東西只是要被銷毀的文件一樣。

「隊長一開始就不信任阿薩勒嗎?…」

「我也隊長快千年了呀,隊員來來去去什麼類型的都見過。有氣勢凌人的一進來就想踩過我頭上的、畏畏縮縮不知道怎麼進入天衛還上了7隊的、從來不聽指令的獨行俠之類的都有。他跟在我旁邊也幾百年了,你進7衛跟他共事多久了?」

「三年。」只花了六年多的時間就從下級天使直衝雲霄般當上天衛7隊的成員,列魯得成長的速度快得令人難以想像。

「你的印象他是怎麼樣的人?」

「就……不太積極吧。」雖然是隊長提問的,但是要回答這種『想不到優點』的答案反而讓人有種背地說壞話的罪惡感。

「不積極、不主動、容易受外界影響、避戰、心軟…」哈剌一邊數著手指頭細點阿撒勒的特質——這樣聽下來還真的都沒有什麼優點。「他的個性就是溫柔平和,其實我還想把他調到內勤的部門去。本來以為墨特進來就能讓他轉個好歸宿,結果迦卡也不見了,為了維持人數還是只能讓他待著,就卸掉副隊長職罷了。」

「這樣啊…」避戰跟心軟這點在天衛的確是可能會要命的缺點。成為天界的衛隊就要有能毫不留情殺滅眾魔、就算碰到身在敵營的舊友也有揮刀的覺悟。

「是啊,不過我比較忙,直接用隊長的身分去盯也太明顯,你就幫我多注意他們之間的互動吧。」

忽然劍鋒一閃,哈剌拾起劍就往列魯得突刺過去——要是沒有即時張起防禦可能真的會被突擊刺中。

「既然習得雙修了就要更熟練,不管是怎麼樣突發的狀況都要馬上判斷靠原本的力量還是非動用二武不可。你的二武很難擋刺擊的攻擊,想辦法找出應對的方法吧。」俐落的擺好架式。「起來,繼續練吧。」

 

最近像前番那樣大魔帶著一堆渣兵假裝要來影響世界重量級人物的案件越來越頻繁,每次都是看到天衛7隊出動就把精兵給撤走,留下一堆犧牲品般的小魔,結果都是虛張聲勢。相信魔界的下層人員因此少掉很多,但意義為何仍舊不明。更怪的是惡魔們看到下來的不是哈剌支隊便會快速撤退,但是不去管又怕惡魔真的會對人類下手,漸漸演變成哈剌支隊的出陣次數暴增。不過哈剌也沒有打算浪費力氣在那些低等魔身上,帶隊歸帶隊,實際上還多引了兩支5衛的做為主戰,自己的7衛就只在後面看著而已。

不過一向對戰鬥沒什麼熱情的阿撒勒竟然也會陪同墨特一同幫忙殺敵了。

「快點掃除完大家就能早點回去休息了,頻繁的出陣大家都會累吧,我去幫忙盡快收拾完。」接著兩個人就一同往戰場深入。

「……」哈剌只是目送兩人離去。

「…果然跟那個交易有關嗎?」兩人站在原地,既沒有出手幫5衛的打算、也沒有去跟蹤阿撒勒他們的念頭。

「列魯得。」哈剌的臉朝著隊員離去的方向直盯著。「惡魔的階別現在能用外表判斷嗎?」

「現在嗎?基本上沒辦法了。有很低等的也愛裝成高階魔的外表,目前只能靠魔核的透度來判斷了。」

魔力的多寡跟純度跟魔核的透度有直接的關係,就像寶石的等級一樣。越是透徹無雜質且堅固的魔核等級越高。先前在魔界時列魯得有稍微窺視到少女的魔核,的確是如同頂級寶石一樣完美無瑕。不過大致上還是有顏色的差異,根據光譜的演色來分辨等級:紅色是最低,越接近紫色越高,真正最純的魔核是像鑽石般的透明,不過大概只有惡魔王才有這樣等級的魔核。

「沒辦法了,不過只有十幾秒喔。列魯得你幫個忙,我只能維持沒辦法分心看。」哈剌抱胸站著,雖然身材矮小但是卻感覺十足的威嚴。『無上的天主,求祢賜與我們全能之眼,世界一切皆無法躲過祢的眼下,請祢為我們排除眼障,見證毫無虛假的真實,阿門——透視的眼目!

禱文結束後哈剌面前展開了一屏圓形的透窗,從中十字切開了遠方的景象——是阿薩勒跟墨特在跟惡魔戰鬥的即時影像。

「別管他們,判定那個惡魔的級別。」

「……侯爵。」十秒說短不短,很快的透窗又將關上。「——等等…」在列魯得的驚呼中視鏡已經閉合消失。

「還真好運,給他們在角落找到高等的惡魔呀。」不知是誇獎還是諷刺,哈剌笑了出聲。「怎麼了?剛剛又發生什麼?」

「竟然是惡魔在自相殘殺…」在最後閃過的景象中,列魯得看到了另一個身形模糊但也是惡魔的人影從兩個天使面對的敵人後面竄了出來,攔腰將同為惡魔的戰友劈成兩半,旋即又消失了蹤影。

 

在掃蕩完惡魔後,兩邊都沒有過問各自的情況。哈剌只是把3支天衛聚了聚就結束任務回去了。

那個惡魔的用意到底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