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34]

34‧

列魯得從床上驚醒。

起身看到的卻不是正對著的隊長座位,而是空無一人的床鋪。

這裡是後備房?……

——又被侵犯了——看著自己的衣衫不整馬上就料想到這件事。果然魔力污染的症狀馬上就發生反應,頭痛欲裂的他連下床都怕跌下去。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又被施了深眠的禱文或咒式,突來的意外雖然衝擊,但是想到又有收集證據的機會就又清醒過來了。

(該死……)

對方似乎是察覺到上次遺留證物的風險,似乎在走前掏淨了列魯得體內的精液。

(應該還有的…)列魯得自己將手指深入體內搔刮內壁,試圖再拿出一點可能殘留的液體。

「列魯得你在這裡呀—」毫無預警開門進來的竟然是墨特。

「!!」列魯得緊急的用四翼將全身裹住。「你來幹什麼,出去!」伴隨的頭暈跟高燒,講起話來都是喘的。看來這次那個惡魔刻意灌注了相當多量的魔力,不然不會造成這麼嚴重的症狀。

「可是你的狀況看起來不太好…」墨特釋出善意趨前。

出去!!叫隊長來!!」幾乎是用盡全身力氣的大吼。

「……我知道了。」

不過不用墨特去叫,聽到騷動的哈剌已經鑽過來了。

「怎麼了?」看著衣服散亂在一旁,用四翼包著自己像自閉一樣的隊員大概猜出是什麼事了。

「……」不肯回答,就是顧忌墨特還在場所以保持緘默。

「啊,墨特,我桌上有張報告,幫我拿去情資部。」

「是。」轉身離開了房間,哈剌也順勢帶上房門鎖了起來。

室內維持了數分鐘的沉默。「外頭房間都沒人了,結果如何?」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哈剌確認了前後房間都沒有人員才開口。

「再…等一下…」近乎重感冒的症狀讓四肢無力,連手指都很難動作,羽翼也因為無力支撐從包覆狀態緩緩展了開。

哈剌完全不帶任何感情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就算現在列魯得的行為簡直像是自慰。

幾分鐘的折騰後列魯得遞出了一小塊布。「應該…還有證據…拜託了-…」語畢又昏倒躺回床上。

「你的犧牲不會白費的。」哈剌收起了證物。「混帳東西你的死期近了——」

將布料隨意的包裹,哈剌便抱著列魯的往淨身池去。

 

幾天後,魔界下了戰帖。

——原因是在地上巡視的阿薩勒被惡魔擄走成了人質,對方要求天界讓他們取走世界某重要人物的靈魂做為交換。

通常世上重要的人物或是善人等等都有固定的守護天使在照顧,一旦發現有惡魔蠢動就會迅速通報上層派天衛來掃除禍患。由於該對象的守護天使確實發出了警戒,就不能把惡魔的要求當成謊報等閒視之。

幾名7衛隊長在會議室討論了起來。

「那個人對世界影響深遠,不能讓魔界就這樣拿走他的靈魂。主也允諾要給他善終,怎能讓惡魔奪去。」

「但是天衛的安全也很重要…」

「老實說。」身為人質隊長的哈剌態度嚴肅的開口。「我並不想救阿撒勒。」

會議室喧鬧了起來,眼見隊員身陷危機而不顧的隊長似乎太過冷血無情。

「但是能成為7衛的天使都不容易進階,下一個隊員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我明白說了,他沒那個價值。天使可以再造,但世上的善人義人可沒法重新生出這麼多。權衡比重當然是人類重要,天衛少了一個又不會怎樣,人少大不了解隊。」

在場隊長對於哈剌放棄似的宣言大感驚訝,在大家印象中哈剌十分隨和,沒想到竟然也會講出這樣不把聖靈的生命當一回事的話。

「但是…」約瑟姆隊長提出意見。「惡魔都貪得無厭,若放棄天使,但他們還是對那個重要人物下手怎麼辦?」

「……」現場一片靜默。的確以惡魔想雙收的貪欲或許真的會做出殺害天使也奪人靈魂的選擇,對魔來說很多談判沒有二選一,只有都要或都不要這兩個選項而已,主控權畢竟在對方手上。

「到時候再看吧,人類的靈魂優先,至於阿薩勒救不救的回來就看主是否給他眷顧了。」哈剌殘酷的下了結論,隊長們也無反駁意見就此散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