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36]

36‧

強大的救護團隊在很短的時間內便將重傷的兩人給救治完成,哈剌跟列魯得重回了完美的狀態。

「隊長不要緊嗎?…聖牌被破壞是不是會損害記憶之類的啊…」當初看到哈剌胸口上的那一刀就覺得心驚。

「沒事啦,我不一樣。」哈剌悠閒的坐在床上踢腿。「只不過一次少了兩個人啊…」

天使多半沒什麼私人物品,就算是有人的座位也基本上都像空桌一樣,寬廣的房間裡一下子多了兩張空床倍感寂寥。

「隊長…一開始就沒打算搭救阿撒勒嗎?」

「對。」毫不猶豫的回答。

列魯得大感驚訝,沒想到跟隨百年的座天使在他眼中竟然毫無價值。

「他本來就沒有什麼抵抗力又很軟弱,你也注意到我允許他外出巡邏的次數很少吧?他見識的人類越多影響就越深,拿魔力試劑來測試肯定是快速擴散的那型吧。」哈剌將腳收起來盤在床上。「說實在在開頭的二十年我就覺得他不是當天衛的料了,只是他一直展現積極我也就讓他表現。不過現在想想不管當時就做了決定還是目前的狀況,他的墮落已經不可逆了。」

當天衛也要意志堅定才能勝任,對天主的愛不忠、對正義的心存疑都是在自貶身價。

「審問…好像開始了吧……」

 

「被抓到了嗎?算了這也是預料中的事。只不過是王爵而已很快就有人會晉升上來的。」少女聽取報告後漫不經心的自語。

「要想辦法贖回王爵嗎?」旁臣小心翼翼的問。

「沒那個必要。如果天界要他死我們也阻止不了,但把他下放為人類應該會顧忌他有再次回歸魔界的可能所以這選項機率很低。如果一週內沒有他的消息就當他死了吧。」少女果斷的下了決策,在人多不愁材的魔界裡人人都只是一顆棋子。

手指勾了兩下,立即就有惡魔現身座前。

「去捕幾個天使回來,不管等級,我要拿來測試咒術。去吧。」

「謹聽尊命。」

另外一個還在等著呢…

 

真正的惡魔跟心裡已成魔天使兩人各自接受了審問,被施與無法使用禱文跟咒式的封印關在審問房裡。

天界一向給人善良和平的印象,但是對於處分異端卻是讓人難以想像的殘忍,手段甚至不輸魔界的酷刑拷打。或許因為魔界並不太給予嚴重傷害的救治,所以就算拷打也僅止於皮肉傷;而天界能輕易將天使回復到完整的狀態,為避免完全恢復的天使再次鬧事所以會進行審問的罪人不會治療,頂多就是止血而已。

雙翼殘破、雙臂被斷的阿撒勒被綁在椅子上完全限制了自由。

通常審問會由天特的審問官來執行,如果對象有非目標不肯吐實的情況才會特別請關係人來做追審。

阿撒勒配合的意願極低,或許是積怨讓他心中的恨壓過了一切。

臉戴金色面具的審問官發出聽似嘆氣的聲音,便喚人請求協助。沒多久手插口袋的席出現在門口。「這種最麻煩了呀真是的…」嘴巴碎念著,但卻面無表情的直接將阿撒勒的領口撕開,張手按在胸前的聖牌上,手背上方浮現了藍綠色光芒的十字圖紋及類似讀取進度的圓環。

阿撒勒無法移動,被固定的椅子加上綁緊全身的束帶連扭動都做不到,只能狠瞪著席。不過席也沒有正眼看他的意思,只是專心的盯著讀取資料。

在讀取條接近四點的方位時,光芒轉成了橘色,這是表示讀取困難的狀態。

啪!

席毫不留情的往阿撒勒臉上狠甩了一巴掌,光芒又稍微降到黃色。「想抵抗你挑錯人了。」雖然也總是慢悠悠的在做事,但席認真執勤起來無情的程度不輸最嚴酷的審問官。但威嚇似乎效果不大,讀取速度大大的減緩,接近六點的方位時光圈一口氣轉變至紅色。「恨至如此也能讓防禦變得如此難破,了不起。」眼見手上的光圈快速的閃爍著紅光,席立刻收手插回了口袋。

「讀取不到重要的資訊,我走了。」

「不能讓他昏睡再讀嗎?」

「他心裡的防禦甚堅,就算昏睡了潛意識依然會抵抗,剛剛已經讀到紅色了,再硬潛入進去聖牌會燒掉的。」

聖牌燒掉就等同主機板受損,天使會從此失去意識變成類似植物人的狀態。除了被惡魔剝掉聖牌死亡以外就是送還上主收回聖靈的生命。如果這種天使被惡魔撿到了也大多會變成洩慾的工具,但因為心裡失去任何善惡的思想所以注入了魔力也不會主動擴散,待魔力累積侵蝕到極限、聖牌自動剝落終難逃死亡一途。

「去叫哈剌隊長來吧,這傢伙的怨是因他而起,讓他們當面談談或許能講出點什麼。」甩了甩衣襬步出審問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