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08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37]

37‧

墨特被圍困在禱文結界中,不過他也頗安定,完全一副要殺要剮都隨便的態度。天使無法讀取惡魔的記憶,所以詳情都要用最傳統的訊問來進行。論忠誠墨特相當的優秀,自始至終都不肯透露主使者是誰,只承認自己是混進來的惡魔這種大家都知道且沒必要的情報。

審問官暫時的撤離了,房內只剩墨特一個人。

反正接下來就是死了吧…兵入敵營就要有赴死的覺悟,幾百年惡魔的生命也足夠了。

閉目養神,或許再也沒有張開眼睛的機會了。

對面傳來拖動椅子的聲音。「跟我談談吧。」坐下的是列魯得。

「來幹嘛?」

「問問而已。」

「……」

「你還想回魔界嗎?」

「……」劈頭就這樣的問題讓他有點兩難,有種不管選哪個答案都會被對方的解讀吃死的預感。

「魔界盡是爾虞我詐、爭功搶利,回去你會過得比較好嗎?主若不滅你,就會將你降為人身,即便要從頭開始你還是要回去嗎?」

「……」老實說他沒想過要是僥倖不死,未來該何去何從。其實他本質上跟列魯得頗相似,也不是絕奸惡詐的類型,都是一步步靠戰功爬升到如今的地位。墨特也知道列魯得曾經是惡魔,大概就是了解這種心路歷程所以才特地來會面的吧。

「你想知道什麼?」

「指使你的…是『她』吧?」

雖然都沒講明,但兩人都明確的知道話中的『那個人』是誰。

「都是因為我才造就現在的她…」列魯得娓娓道來跟少女相遇、結約、放逐、入籍天界,又見證少女獲得絕大權力的時刻。「一切是我造成的,所以我想親手了結這個錯誤。」

「要成為惡魔是主公自己決定的,命定的、也是你們的天主決定的。這對魔界並不是錯誤,而是好事。想結束這一切,那你要殺了她嗎?」墨特對於列魯得這種贖罪似的告白充滿了輕蔑。

「她有著成為惡魔的天才資質,就算打回人類也一樣會被吸收回去,唯一的辦法就是終結她的生命。身為天主的使徒我不能再眼見她誘人於罪惡。」

「反正天跟魔之間互鬥只有你死我活。」

「是呀…若滅不了她,就是我抱憾而逝而已。」對於為了除惡而奉獻給上主的生命,列魯得沒有什麼惋惜的地方。

「……」或許是出身同類,也可能是幾次的肉體交流,讓墨特沒辦法對列魯得產生反惡的情感。

「你是怎麼進入天界的?」話題一轉,列魯得回到了重點。

「…就是替身而已。」不知為何的墨特開始說出了如何以惡魔之身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進入天界還持續工作這麼久的由來。

那個原本要被召到天庭的善人在惡魔得知生命將盡前早一步就吞掉他的靈魂,並將墨特的魔核打碎釋放靈魂(擁有魔核的惡魔靈魂不在全身,而是鎖在核內。魔核破碎就會變成普通人,魂魄也會歸位)。正因墨特跟那名軍人長相十分相似,天界不疑有他的就將這個帶著碎魔核的惡魔領上了天堂。

「她在你身上施了絕壁,然後你進來之後就開始藉任務之便吞食其他魔核修復自己的吧?」

沒有否認,接下來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了。房內又保持了數分鐘的沉默。

「你…有打算加入天界嗎?」列魯得誠懇的問——其實他此趟的目的就是想將墨特收回來,他有吸收的價值。

「哼。」墨特嗤笑了一聲。「不怕我再侵犯你嗎?」

「開始就大概猜到是你了,剛去鑑識科拿了比對資料也確定是你沒錯。禁忌的交合是不允許的,但如果是身為天使的你我不介意。」

「……」看列魯得願意犧牲至此墨特也無言以對。「…再讓我想想。」

「謝謝,我會跟他們拖延執刑的時間的,希望能聽到你真誠的回覆。」列魯得起身離開,留下在房內深思的墨特一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