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38]

38‧

阿薩勒自哈剌踏進審問室開始就如發瘋似的咆哮狂吼,連一旁的陪審員都嚇了一跳。哈剌只是默默的把吃喝的放在桌上,便將閒雜人等給請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坐在對面悠閒吃喝的哈剌徹底的激怒了阿撒勒,詛咒、羞辱、抱怨、謾罵…足足吼了二十幾分鐘才力竭停口。

哈剌將泡芙的最後一口送入嘴中。「罵夠了嗎?」

說實在他這種態度真的會讓人看了就算力氣用盡也想繼續開口罵下去。但阿撒勒已經罵到氣喘如牛,也沒什麼氣力繼續反擊哈剌這種挑釁似的行為。

「我都有在聽啦,你可以不用吼的。」吃完了點心又挪來旁邊一大杯的奶茶繼續喝。「你的怨恨我知道,但我以座天使的身分問你,你所追求的是為了自己還是人類還是天主?」

「……」

「耳朵豎起來聽好了,你一直指責別人的不是、他人的不公。那是因為你是自私的,只想到自己。」哈剌開宗明義的就直指阿撒勒的缺點。「我看著你也幾百年了,你的努力什麼的都有看在眼裡。我沒有要否定你的能力,但你的視野太狹隘了:進了天衛只想往更高處爬。上進是好事啊,我不反對,但是你的上進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心,不是為了榮耀上主、更不是想守護更多天主的子民。你眼中只有那個無盡往上的樓梯,其他的一切都沒放在心上。」

「—…」阿薩勒似乎想辯解什麼,卻又說不出詞句。

「我就老實說你不肯面對的現實——其實你根本沒有做天衛的資質,高估自己的能力還選錯了行,一點自知都沒有。」

阿撒勒只是低頭,默默的掉淚。

「人啊——最怕就是不承認自己的缺失。很多時候不是你做得不夠、做的不好,而是方向完全錯誤。覺得做得盡善盡美卻得不到應有的成就感?那是你把力氣用錯地方了,你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尋到你身為天使的目標,幾百年了還沒看透自己,那你還要再花多久時間?要真正的覺悟才能達到你理想的方向,上主會指引你但不會牽著你走,如果你還想繼續待在天界,想想要去做什麼符合自己的期待,或是就跟那些善人一同平和的住著就罷了吧。」

當上天使第一次被人這樣當頭棒喝,阿薩勒感到打擊,這也才點醒了他一直迷失在沒有終點的道路上,啜聲淚不止。

審問室的哭聲持續了數分鐘,哈剌不是不能體會,只是他平常的態度看起來對這種悲哀都漠不關心。

「回歸正題吧。」哈剌把飲盡的杯子推到一邊。「迦卡的事情你知道嗎?」

「迦、卡……」

培育室傳來轟然巨響,震波甚至讓門壁都跟著顫抖。

 

『緊急狀況!培養個體企圖脫逃!』培育室人員本來也是滿心期待著新天使的誕生,沒想到竟然是這麼粗暴的方式。

培養槽裡有感應裝置,偵測到內裡的天使有大量活動或不斷碰觸內壁就會發出通知讓培育員開槽。但這個畸形天使卻獨立將培養槽給破壞,如同胎兒從母體裡出生一般濕漉漉地跌坐在地上。

鑑識科跟配合警戒的天特都到場了,目標對象只是癱趴著,還沒有什麼動靜。現場一片詭妙的緊張氣氛。

「血……是哪裡流出來的?」有人注意到地上的積水出現了紅色,追本溯源竟然是天使背上的畸瘤,似乎是從哪裡裂開了,鮮血爬滿了雪白的背部。肉瘤隨著血流脫落了外層的皮,在瘤內的是一團看似黑色紙球的東西,但很明確是附著在天使身上的。

天特開始警戒起來,念起了護壁的禱文,個體身邊出現一圈籠狀的光牆。不過光牆還沒完全成形,天使背後的異物瞬間啪的一聲伸展了開——

是鑲著黑邊的透明蝶翼,風乾似的拍振了幾下。這讓在場的人緊張感更上一層。

目標從趴姿緩緩的坐起身,張開了長睫的雙眼:沒有瞳孔、沒有眼白,整個眼球就是星空一般的顏色,甚至還看得到狀似星光的閃爍小點。

大家正打心底讚嘆著這神奇的造物,蝴蝶天使張開了口。

「啊啊!!———————————————————————」尖銳而高頻的叫聲衝擊了整間培養室,一旁的培養槽不是跟著爆碎就是震裂,防護光牆擋不住如此的衝擊波呈現了凹曲的模樣。環伺的人員也跟著跌出門外或撞上牆壁,一群人東倒西歪。

「快把他封印!!別讓他出去!」面對這強大的破壞力所有人在這一瞬間都判定這個個體帶有敵性,慌張的組起架勢。

蝴蝶天使雙腿顫抖的開始爬行,似乎還沒有站起身的能力。但隨著他的移動眾人就像看見猛獸接近籠邊一樣的退卻,他摸上了一片光壁,好奇的拍了兩下便將光壁給撕除,封籠就此破了個大洞更造成了恐慌。

一個閃亮著潔白衣裳的天使毫無猶豫的踏入了混亂的室內,發出了溫柔的嗓音。『野性的獸呀,你必低頭俯身,受人馴服。如今你要長成,卻要給人管養。待你得智之時,即賜予你自由。』蝴蝶天使在懵懂中手腳上了半透明的枷鎖,試著拉扯卻掙不開,就這麼傻傻的坐在地上。頸部項圈似的枷鍊牽在尊潔天使的手裡。

「梅、梅塔龍大人!……」眾員皆慶幸是如此高等的天使出手處理這等緊急事態,紛紛感到放心。

右綁的金色捲髮、帶著溫和八字眼的臉龐。天界最高文書長梅塔龍現身於此實在幸運,若不是這種等級的天使或許沒辦法制服暴走的新生個體。「他我帶走了,必要時會通知你們做檢查的。」留下春風似的笑容,梅塔龍牽著剛學會飛浮的蝴蝶離開了。

 

「養成了吧…」聽到騷動卻不能動彈的阿撒勒只有這樣回應。

「所以那是靠迦卡養出來的??」

點點頭,這一開始就是墨特滲透天界計畫的一環:製造一個連魔界都不能預測的怪物,看他能顛覆天庭到什麼程度。

墨特跟守護部門原本就認識的天使相互結合後,再用計弄昏迦卡、並強行拆下他的聖牌投入培養槽中。這個新生的天使融合了來自不同的力量:守護天使的聖火、墨特的聖火,再加上迦卡受魔力污染的聖牌力量造就了狂暴的個體。不過聽起來似乎混亂止住了,晚一些再去了解狀況也不遲。

「你說的話我會跟上面秉實呈報,但毫無疑問的這是謀叛的大罪,跟惡魔聯手不惜害死同伴又企圖擾亂天界。我不知道他們會怎麼給你判刑,不過你還有什麼想說的話就說吧,趁我還有機會聽。」

「……對不起,給隊長添麻煩了…」

「乖啦乖啦。」哈剌起身到阿薩勒面前摸了摸頭。「我希望你能有個善終,不管判決是什麼總之吃吧?」拿著一片餅乾在面前晃了晃,趁著阿薩勒張嘴就塞了進去。「我會要他們放寬一點的,如果有機會的話想想自己的未來吧。」捧著水杯跟吃空的點心盅,哈剌離開了審問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