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44]

44‧

兩人帶著厄刻耳到了醫護室,平常對於天使來說療傷或檢查都是極為快速的事,但蝴蝶天使的狀況似乎有點特殊。

「傷得還真不輕耶……」護理的天使檢查身體後面有難色的說。

「怎麼會?」就算是惡魔轉籍的的天使在淨化後除了食道、氣管、腸道跟陰道以外所有的內臟都會消失。剛剛隊長幾乎招招命中要害的攻擊應該也僅止於外體的打擊而已。

「是新生天使厄刻耳吧?之前其他部門有送過資料來了,他…有部分的內臟,雖然只是外殼而已並沒有實質內臟應該有的機能,但受到攻擊還是會有傷害的。剛剛是在訓練嗎?」

「是,跟哈剌隊長的模擬對戰……」

「哈剌隊長嗎?…看來他是真的有放水,如果他真的開放力量到三成以上你的內臟大概不保了。」

「內臟的確是個問題……」曾為惡魔的兩人深有此感,畢竟他們也有過近人的肉身,知道內臟受到打擊的疼痛對於戰況的影響有多大。天使因為沒有臟器的關係所以不會有攻心就僵直、擊肺就斷氣的困擾。但厄刻耳明明有強大的速度優勢,卻礙於身懷內臟必須得躲避及防範所有的攻擊才不會卡在原地。「沒辦法全部轉換成聖火嗎?如果只剩軀殼一樣的內臟為何不消掉?」

「是可以…但是那要天主的俯照才能把臟器完全燃燒為聖火,我想梅塔龍大人應該也知道這件事。但是要不要臟器轉換就要看厄刻耳的意志了。」

「你的意思呢?厄刻耳?」

「我想…暫時先這樣吧。有內臟的痛楚才能激勵我繼續提升自己的速度跟能力,而不是因為不怕砍就胡亂讓自己受到傷害的戰鬥機器。」

忘了痛就會失去要保護自己的概念,經厄刻耳這麼一講兩人也才醒悟。

「不過,雖然沒有用途不過臟器破裂或外露還能治療回去吧?」墨特很擔心內臟要是因傷掉損會減弱能力,如果拖著一地的腸子為了不妨礙戰鬥勢必要自行切除器官,臟器的位置若不是被聖火填滿,那挖出來就會變成一具空殼——

「還是可以治療的,畢竟是天使嘛。不過我還是比較建議把內臟聖火化,戰鬥的天使要盡量移除一切會造成妨礙的問題。」

「我知道了,我會再問問梅塔龍大人跟隊長的意見。」

「你先在這裡休息吧,雖然治療很快但還是多躺一下,你的身體特殊要多注意才行。」護理天使讓厄刻耳躺臥床榻上,細心的蓋上的被子。

「好的。」

「那厄刻耳你在這裡休息吧,我們倆去下面巡一巡,晚點再見了。」

「謝謝。」

 

「成為天使之後真的都忘了以前在戰場上的痛了…」墨特頗有感觸,他離開魔身其實也沒很久,起碼是比列魯得還要短。

「聖火重生的時候竟然沒燒掉你的魔核這點也很不可思議呀。」守護天使是沒有這道過程,但要進入天衛必須通過聖火洗禮燒去一切多餘的東西,同時內臟也是在這時候會被燒化,變成除了火以外什麼都沒有的個體。

「主公的絕壁做得太好了吧。被當成不需燒的部件逃過了燒化。」自嘲的說,自己成為成功的實驗體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悲。

「閒聊先到此了——有惡魔。」列魯得示意墨特按兵不動。

一名侯爵等級的惡魔指揮著下屬搬運數個木箱,看起來似乎是火藥。

仔細一看原來兩人晃悠到軍事基地,隱藏在森林中的基地防範嚴密,但依然躲不過惡魔上天下地的能力。

「是想炸掉彈藥庫嗎?」

「不確定…看不出來是在補充火藥還是敵方想要炸掉這裡。」列魯得掃視了周遭。「有了,是後者。」

原本應該在彈藥庫把守的士兵被擊昏在地,看起來是敵襲無誤。

「收拾掉他們吧,軍事基地出了意外會引起很大的風波。」

「知道了。」

突如其來的天衛現身讓惡魔嚇了一大跳,丟下成箱的火藥指揮眾魔上前迎戰。

雖然三十幾人的惡魔看起來數量不少,但是論等級終究打不過高等的7衛,迅速的就被掃平了。

「把那些火藥破壞掉吧,雖然沒有人使用了但放在那還是可能會爆炸。」

墨特催動了禱文,大量搬運過來的火藥通通浸泡在水裡成了廢品。確認危險物品都已經成了廢土才放心結束任務,回頭卻看到列魯得頭痛似的按著額。「怎麼了?」

「好像是汙染……」

「果然呀。」墨特看到了列魯得手臂上的血痕。「剛剛就注意到了,你的動作變得很奇怪,是想學隊長那樣的招式活用吧?」

「那種戰鬥模式真的不是看看就學得會…」腳步有點不穩,不過被正好走過來的墨特給扶住了。

「隊長的身手是8衛等級的,他都說我們還要再努力十年了就不要勉強。」

「再多訓練吧…先回去休息。」

「回去吧。」

 

回到了天界,列魯得自動的去更換淨身用的白袍便自行下水浸泡。

還好只是被惡魔的指甲劃傷,不是很嚴重的傷勢。天使不需要洗浴,只要用聖火燒過就等同清潔的效果。所以能在淨身池除汙也算是悠閒的泡澡時光,或許很多天使原本就不是為了洗魔力而來的。

微暖的池水泡起來很舒服,會讓人很想睡——就算不是因為昏迷而被送來在這裡泡一陣子也會不知不覺睡著吧。

「喲。」突來的招呼聲,旁邊隨即有人噗通下了水。

「……隊長!?」

「幹嘛那麼驚訝嘛,又不是規定一定要汙染才能來這裡。在這裡泡水很舒服啊,當成是養生嘛。」哈剌在水裡伸直了腿踢著。

「是沒錯啦…」真的拿隊長的任性沒辦法。「……?」列魯得嗅到了異樣的味道,循著來源湊近了哈剌的肩窩。

「啊哈哈幹嘛呀你,撒嬌嗎?」哈剌搔了搔列魯得的頭將他推了回去。

「不是,是有種……」

——情慾的味道。他不清楚其他正統的天使聞不聞的到這種帶甜又誘人的香味,但是惡魔能很精準的嗅出來。有些慾望強烈的惡魔甚至能散發出如熟透水果般的濃甜味,他自己主動跟墨特上床時也有查覺到身上有甜味散出。但一般天使似乎是沒辦法聞到所以都不知道大家私下的淫行,不過曾是惡魔的他們應該都很清楚誰在私底下偷偷做著這些事。

「隊長該不會是…」

「哼?——」哈剌不以為意的回應。「今天的下午茶是莓果塔喔,等等有機會去拿一個吃吧。」接著便哼著歌玩起水來了。

「啊,隊長。」那甜味當成是多心吧,或許是隊長吃多了。「厄刻耳的狀況…」

「啊啊,我知道啊。之前就有看過報告了,所以我故意往那些要害打的。醫護室的有跟他說明情況了吧?要不要決定看他個人,但是臟器燒化要很長的時間,現在應該沒那麼久了,而且他算是有天使的血統,我猜要燒一周吧。」

「隊長你真的有放水嗎?…看他被打得很慘。」

「有喔,但說出數據你們會覺得被看不起吧?我用了幾成力量你們自己去猜,只能說能一拳打穿你們身體的力量用不到五成。」

剛剛醫護室的說過『超過三成內臟就會被打碎』,他再放出更多力量不知道會有多驚人。

——這已經不只是座天使最強,恐怕連8衛的智天使也不一定打得過。

如此想著忽然覺得這個矮他一截的散漫隊長充滿了神秘跟謎團,心底不禁產生了恐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