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08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45]

45‧

懺悔室。

天使沒有人類那樣的訴說罪狀的告解,只有面對自己罪惡的懺罪。

天使跪在地上,雙手左右被鐵鍊束縛著,背上滿是血痕,染得白衣一片鮮紅。

執鞭的是天特總長桑達奉,平常懺罪之刑由一般的天特審問官來處理就好——不過就這個天使必須桑達奉親自來處刑。

「都千年多了還是這樣講不聽嗎?」桑達奉揮下重重的一鞭,鞭痕如同被利刃劃開一樣皮肉分離流出了鮮血。

「你該慶幸我還願意來懺悔,哪個天使像我這麼積極。我很聽話了——比起那些幾百年都沒來悔過一次的。」自嘲的笑著。

「平均兩個月就來懺罪一次……到底你是惡性不改還是純粹的被虐慾?」再揮下了一鞭。懺罪的處刑不允許到醫護室治療傷口,除了止血以外只能等傷痕自癒。

「哈哈…我說是的話你會氣死吧。」

「你這個人…」

「——!」桑達奉加重力氣的鞭笞讓天使一度斷了呼吸。

「要不是你對天主的忠誠無可否認,不然我一定親手滅了你。」

「我只是在天使的生命裡追求一點刺激而已…幹嘛看得這麼嚴重。托你的福我的體力被你越打越好了。」的確在近一個小時的行刑下天使似乎沒有特別的疲憊或虛脫,就只是老實的承受背上的鞭打。

「跟你犯的罪行比起來哪個比較痛?」

「舒服跟痛是兩回事吧?」

這樣的答覆讓桑達奉聽了更是憤怒,使勁一鞭竟然將腰側直接鞭斷,如同被斧頭砍開的側腰湧出大量鮮血。見到此景也才驚覺自己下手過重,桑達奉一時心軟停了手。

「沒關係…你就繼續——刑罰還沒有結束不是嗎?」剛剛還笑著說體力變好的天使似乎是因為大量失血開始有點聲虛,但是聽不出顫抖或是喘息,看來似乎還有餘力。

以桑達奉的力量來說將天使攔腰打斷的攻擊輕而易舉,但處罰不是為了將天使分屍才做的處分,是為了讓犯錯的人體認到自己的過用痛來悔改。這也是為什麼懺罪的傷不會讓醫護團隊來治療,讓天使四肢分離又用治療接回去如此的懲罰毫無意義,要切實的痛才能達到懺悔的目的。

「……」桑達奉使勁甩鞭,將兩旁的鐵鍊打斷。失去支撐的天使雙手一落就橫倒在血泊中。「若不是天主的慈悲你不會在這裡。」

「哈哈…下不了手嗎?…你還真是鐵不下心呀…」

「叫醫護室的來,就只有這個傷口。」桑達奉收起了鞭子,吩咐旁人之後便離開懲戒室。

「……濫好人。」天使抱怨似的說,任由其他天特人員解開手上的鐵鍊。

 

「隊長去哪了?」列魯得問。本來以為又在外面吃東西的結果在大廳沒找到人。

經過幾天的休息跟考慮之後,厄刻耳跟梅塔龍討論後決定進行臟器燒化的儀式,雖然本人心意已決就沒有什麼反對的餘地了,不過還是要跟隊長知會一聲。

「不清楚,他只說要去上面。」墨特依然在勤讀禱文,這已經快成為他的日課了。不過隊上對於有熟悉禱文的隊員相當樂觀,所以也鼓勵他繼續研讀。

但反正箭在弦上,其實也不用等隊長同意就可以進行儀式。由於聖化所推估的時間大致跟哈剌講的差不多一周左右,能越早開始越好。列魯得便自行帶著厄刻耳前往聖化所。

「這一個禮拜希望隊上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我不在的期間願天衛平安。」厄刻耳體貼善良的個性就像要出遠門還一直掛念家中的事一樣。

「不用擔心,之前我們三個人也還是撐下來了,你在聖化的期間就當作給我們強化的機會吧,我們的等級跟你差太多了。」

「是嗎…那就好。」

走到大廳才正好碰上回來的哈剌。

「隊長你回來了,又去上面?」

「嗯嗯,定期的報告而已,所以隊長很忙啊。啊,是要去聖化所了嗎?」看列魯得領著厄刻耳所往的方向大概就猜得出目的了。

「是,本來要先跟隊長報告再去的…」

「沒關係,我知道就好了。三人投票就算我反對也沒有作用啊,去吧,順利的話或許能提早出來。」

「隊長。」

「怎?」

「等一下…方便陪訓嗎?」觀看上次那一戰之後列魯得深覺自己的實力根本是隊上最弱,就算有習得二武也還沒有運用流暢;更論魔界開始的資質連墨特都是比他高等的王爵,再不自我鍛鍊會成為隊上的絆腳石,這是他所不甘的。

「啊——今天沒辦法,我想睡了,跟上面的報告聽著頭疼啊。你去找厄貝里得吧,看到上次那一戰我想你大概一陣子不敢接近我了。」

一心想跟自己等級差距過大的對手訓練或許只有反效果——這麼一想列魯得也打消了念頭:訓練還是要循序漸進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