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更新但還活著
誠徵聊得來的腐女子,年齡不限,能聊就好
FGO入沼中
廣義弓槍/旧剣旧槍/ラシュオジ/ウラジク
  • 469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少女&惡魔[46]

46‧

幾天之後各地的守護天使都傳來了惡訊:許多善人的靈魂都被強迫取走,很有可能是被惡魔吃掉了。

受害的善人都不是什麼有名的人物,大半都是在社會上默默行善、或是生活堅守清規的普通百姓。目前還沒有傳出知名人士有受到威脅或危險的警報。

少女從人類的頭部硬是將靈魂給扯了出來——雖然這基本上是雜役根本不需要她動手,但她很享受這個過程。「吃吧。」

將毫無抵抗能力的靈魂扔給了站在一旁、身形潔白但眼神空洞的人形。神秘的人形默默的將靈魂拾起,慢慢的吸進體內。

「啊,營養要均衡呢,下次抓幾個天使給你好了,尼菲琳。」

名為尼菲琳美麗的人形點了點頭,吞下靈魂的他散發著紫光隨即又黯淡下來。

——外衣敞開的胸口,閃爍著藍寶石光輝的聖牌隱現星光。

 

見證了什麼叫做『真正的戰鬥』後列魯得也積極的跟厄貝里德要求盡可能放開能力訓練,但不是練習二武,而是專心的將白打鍛練到精熟。

持弓的厄貝里德對於近身戰也有一定的心得:畢竟敵人要是逼近眼前再多的箭矢都沒用,做為白打練習的對手的確是人選。

稍事的休息,列魯得看起來並沒有大量消耗體力的模樣,似乎鍛鍊有些成果,起碼是體力有提升了。

「怎麼忽然又回來練平常的武器?」厄貝里德就算長時的練習依然老神在在,隊長階級的果然都不能小看。

「厄貝里德隊長…有看過我們家隊長拿出多少實力?」

「原來是介意這件事啊,怪不得你回頭練平常的了。嗯,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拿出的實力究竟是多少。是在訓練場看到什麼衝擊的嗎?」

列魯得把當天哈剌跟厄刻耳對戰的過程一五一十的跟厄貝里德詳述。

「沒有超過三成嗎?…說實在我真的沒看過,就算有也可能是近千年以前的事了。我的資歷沒有他那麼深,他當隊長有千年之久了,而我進入天衛再成為隊長也才六百年,之前的事不得而知。只是他這幾百年來也沒有拿出過真正的實力,這段時間都滿平和的吧,似乎不需要他動用到太多力量。」

「是嗎……」看起來可能只有那些元老級的天使才知道哈剌真正的實力。

「你們應該也知道他應該是8衛等級的隊長吧。」

「是,有聽他講過…」

「其實我們幾個隊長都覺得他的能力可能遠超過8衛,雖然升上8衛是榮耀,但大家都覺得有他在7衛反而能穩住軍心,而他本人也沒有晉升的打算,就這樣維持原樣一直到現在。」

「……」

看著列魯得一臉喪氣的模樣。「覺得跟不上這樣傳說級的隊長嗎?」

「是啊…墨特的戰鬥能力都比我強,更不要說新生的厄刻耳……我真的覺得沒有資格擔當副隊長的職責。」

「副隊長的話那是哈剌隊長對你的肯定。不要覺得那是用戰鬥力來判斷的,指揮調度能力也是職務的一環。如果通通都讓光是攻擊力強大但不懂得思考變通的人來當副隊長那這個位子可能會常常換人,他是考量到你的能力平均才把這個職責交給你,不要想太多。你有自己不夠強的覺悟很好,那就盡可能讓自己再往上提升、不負副隊長之名就好。」

「是……」

「起來吧,繼續。在戰場上撐最久的才是贏家,體力就不能先輸人了呀。」厄貝里德催促列魯得起身繼續訓練。

 

尼菲琳漸漸成長出了意識,吞食靈魂已經不需要少女動手,自己找到了目標就會直接行動;更令人驚訝的是自從多給他添加聖牌的能量後他也能感知到那些善人身旁守護天使的存在,進一步捕捉並挖取他們的聖牌做為食糧。對於這個善惡通吃的個體少女很是滿意,無論是魔界還是天界要傷他應該都不容易。只要尼菲琳身在魔界這一方,天庭就沒法制住這個混合體。

「主人……」躺伏在沙發上少女的腿邊,不帶感情又微弱的聲音呼喚著。

「怎麼了,尼菲琳?」輕柔的順著淺綠色的長髮,就像在撫弄貓咪一樣。

「我要更多的天使……」

「靈魂不好吃嗎?」的確善人的靈魂是上選,但是真正美味的是那些惡魔們結合契約精心培育、慾望與美好充滿那一瞬間的靈魂。但這種事沒辦法讓尼菲琳去做,就算是要命令其他惡魔將契約讓出來也是破壞規定不能實行。「你平常不是吃很多了嗎?」現在幾乎是找到一個善人就會拉守護天使一同陪葬,等於是靈魂跟聖力都同時在吃食。

「那種的沒味道……」撒嬌似的抱怨,可能對他來說守護天使這樣等級的聖牌味如嚼蠟,只有些許能量但是口感很差。

「這樣啊…」惡魔沒辦法攝取天使的力量,所以她也不知道尼菲琳口中嫌棄的味道究竟是如何,但不好吃總是要想辦法解決。「那帶你吃高級一點的試試?你做得來嗎?」

「嗯,我試。」充滿興趣的抬起了頭,藍寶石般的眼瞳閃耀著期待的光輝。

「好孩子,晚些帶你去吧。」

 

少女老樣子的在地上設置了魔力強大的路障,很快的就吸引了在巡邏中的6衛天使下來一探究竟。確認只是個無意義的障礙物之後順手就清理掉了,卻沒想到後面站著敵我不明人物——既有天使的聖氣、又有惡魔的魔力,眼前的人到底是隸屬於哪一方——正當天使遲疑時,尼菲琳伸手扯開了天使的衣領,張口就往聖牌咬下去。沒有任何的咒文,聖牌就是被剔開一樣的從天使身上分離,慘遭厄運的天使隨著聖牌的脫落立刻化為空中的火光。尼菲琳則是津津有味的啃餅乾似的吃著聖牌,強大的聖光在他身上明滅,6衛的天使純度高等級也夠,想必有合他的胃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